69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赘婿神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十个亿
    重生之赘婿神医正文第三百六十九章十个亿慕家庄园很大,再加上这里主要是慕羽辰一家居住的地方,因此这里也算是慕雅的家,虽然他们被主会厅赶出来了,但是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不过,此刻的慕雅心情显然是十分滴落,只是低着头在庄园内部走着,连个目的地都没有。

    “石蛋,真是抱歉,让你受委屈了。”慕雅的声音里有着诚挚的歉意,虽然和石钟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慕雅已经看的足够清楚,他是一个在慕羽辰面前都能够谈笑风生、甚至谈条件的人,这样的人无疑是十分具有实力和尊严的,今天在主会厅里发生的一切,严格来说对石钟是一种侮辱。

    而且,还是为了她。

    到了现在,她已经不再怀疑石钟对她的感情,就是有些花心了……

    “受委屈的是你好吧。”石钟牵着她的手,安慰道:“上位家族都是这样,习惯就好了,如果他们真的是你心里所渴望的那种好人样子,慕家现在恐怕连骨头都不剩了。”

    “但……我就是不喜欢。”

    慕雅在一个秋千之上坐下,两人竟然开始荡起了秋千。

    “你说爷爷怎么能这样呢?他若是喜欢真迹,我虽然伤心,但是至少可以理解;但明明高仿的证据已经很明显了,他为了自己的颜面,竟然完全不顾你的尊严,这么做合适吗?至少身份上来说,你是我的未婚夫啊!”

    “权术。”

    石钟淡淡的道:“如果他今天呵斥慕高怡,道理上是没有问题,但这样会使小辈离心离德,会让他们认为在自己亲爷爷眼里,自己还不如一个外人,一个从府城来的孤儿重要,即便这个孤儿是慕雅的未婚夫。再加上慕老爷子一辈子英明神武,他不允许这种污点出现,历史上的胜利者都是如此,自己的污点会用一切去掩盖,这就是黑料为什么来自于野史的原因。”

    “总之,太委屈你了。”慕雅低下了头:“我向你道歉,或许,我不该请你来慕家团年的。”

    慕雅也知道石钟对慕家有一种莫名敌意,甚至都亲口说过自己娶她就是有目的的,就是报复!而且这种敌意的由来,石钟始终不肯告诉她。

    但,石钟也并没有做对不起慕家的事情,虽然口口声声说有仇,但是为了她,石钟竟然能做出这么大的妥协,依照他的性格遇到这种事情,直接杀人都是完全有可能的,更别说什么道歉。

    “我确实不想来,其实这一点我们是一类人,都讨厌看到这样的嘴脸。”

    慕雅靠在石钟的肩上,任由石钟晃动着秋千:“就像很多电视剧里那样,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我现在这个身份,这个身份十分斐然,但也给了我太多的枷锁和压力,让我想不努力都不行。其实我也完全可以像慕高怡那样做一个名媛,每天混迹在上流交集会上,结识华夏最优秀的那些公子哥,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一生将再也没有自由可言。”

    “于是,我父亲便让我去府城历练,在慕家,女性要么成为家族纽带的维系者,要么就像男人那样做一个能够带给家族巨大利益的人,没有第三个选择。也是因为遇到了你,才让我直接结束了这种历练,否则我真的不知道,以我的能力能不能做到。”

    “无论什么说,我觉得不管处于什么地位,也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该泯灭人性当中最基本的善良品质。”

    “其实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两面性,拥有这样的身份,你同样也能做到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如果你觉得善良应该得到伸张,那么以你现在的身份,可以比普通人伸张的更强、更远。如果你遇到今天这样看不惯的事情,你也可以不再沉默,而是义正词严的反驳,只不过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你的为难我明白。”石钟微微一笑,在劝人这方面,石钟几千年的阅历往往能够给出非常中肯的意见。

    “算了,这样也好。”

    慕雅苦笑一声:“他们都想与永辉财团合作,但是我一点都不想和他们合作,因为他们的手都不干净,现在刚好,既然被赶出来了,刚好可以用这个理由拒绝他们。”

    经过了这件事情,她更加明白了自身实力的重要性,如果今天的永辉增颜不是在发展阶段,而是一个世界级的美容机构,垄断了整个华夏的美容机构,慕宏飞还会如此吗?

    恐怕那个时候,捧在他手心里的就不是真迹,而是自己的长寿扣了吧?

    石钟说的很对,若是想要打破某个自己讨厌的事物,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得比这个事物更强大,而不是避而远之,那样只能骗过自己,根本无法改变现状。

    慕雅纵然是今天被赶出来了,她也不会远离慕家,而是会用心工作,总有一天,就像她说的,那个巴掌她会讨回来!

    这样想着,她的心情才算是好了许多,石钟当然心情一直都不错,尤其是慕雅替自己说话的那一刻开始。

    “石钟,你是什么时候学会临摹的?”心情好了之后,好奇心也就跟着起来了。

    “当然是以前,不过并非是纯粹的临摹,而是使用了一些小手段,毕竟我需要靠临摹来赚钱吗?”石钟笑了笑,这就是技多不压身。

    “那慕高怡的初月帖,到底是不是真迹啊?”

    “我说过了,是不是真迹,任何人都不可能凭肉眼判断,不过我觉得十有八九都是真迹,我没有看出任何破绽,而且以慕家之能,再加上慕高怡广阔的人脉,搞到真迹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慕雅顿时微微惊讶:“那岂不是说,你为了帮我找场子,纯粹是把白的变成黑的了?”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现在黑或者白有什么意义吗?反正都被赶出来了,现在让他们确认是真迹,那只会更恨我。”石钟无所谓的耸耸肩:“若不是你父母对你很好,我真想把你拐出慕家算了。”

    慕羽辰和薛柔对慕雅的好,石钟领教的彻底,用无数条命领教的,那是一种出自父母,无比霸道的爱。

    “这一点倒是不会,你能把高仿做的那么好,是不是真迹意义都不大,而且他们也不会鉴定了,虽然把你赶出来了,但是高仿品这三个字却是犹如一根刺一般扎下了。”慕雅话锋一转:“你刚才说再把你请回去要十个亿,这话是认真的?”

    “当然是真的,十个亿,作为让你委屈的赔偿,刚好永辉增颜还需要大量的资金发展,这不过是随手捞一笔罢了。”石钟的语气平淡,仿佛那不是十个亿,而是十块钱。

    慕雅好奇更浓:“那你怎么肯定爷爷会让你回去?你可能并不了解他,他有多好面子你看到了,想让他松口,几乎不可能。”

    石钟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那就当我先卖个关子,等着看吧。”

    据石钟的了解,慕家老爷子慕宏飞大约就是在这个时间段死亡的,而且是非正常死亡,现在张贵云回了宋医门,一旦慕宏飞出现了状况,慕羽辰会不让自己看病?

    内幕石钟并不清楚,慕宏飞的死活和他关系也不大,但是这十个亿,石钟可是不会松口的。

    真以为我不会让你们付出代价?我什么时候吃亏过?

    这一世,伴随着接触到更多的内幕,石钟总觉得在京城笼罩着一股不为人知的阴谋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