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华语电影传说 > 第三六一章 搞定剧本
    看着颁奖台上一脸调笑的斯皮尔伯格,楚言不恨得牙根有点痒,好你个老子,明知道我不愿当这奥斯卡吉祥物,居然还敢捣乱,你有种给我等着。

    不过今毕竟是大喜的子,稍后的庆功宴上,楚言也没有去找斯皮尔伯格的麻烦,在参加完《辛德勒的名单》的庆功宴后,他又跟张国容他们一起,单独庆祝了《霸王别姬》的成功,陈凯戈在席间忍不住“老泪纵横”,反倒是楚言跟张国容两位老弟,还需要去安慰这位老大哥。

    其实归根结底,陈凯戈之所以如此激动,还是因为《霸王别姬》确实太难了。

    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错过了所有的华语电影大奖,无奈只能漂泊海外,直到在戛纳一举夺魁之后,才获准在内地上映,作为电影的导演,陈凯戈心中难免有些委屈。

    今《霸王别姬》能够代表华语电影,第一次站上奥斯卡的舞台,等明消息传回国内,必然又会引爆舆论风潮,到时候陈凯戈也算是功成名就了,这其中的艰辛,不是剧组中人,真的很难感受得到。

    特别是楚言的鼎力支持,和当初直言不讳的反驳,又起到了决定的作用,陈凯戈心激之下,酒醉之后,恨不得当场跟楚言拜把子,还是让楚言当大哥的那种,幸好楚言跟张国容两人死活把他劝住了。

    否则你,第二醒了酒,得多么尴尬?

    自然,楚言在离开美利坚之前,也少不了去参加霍利亨特的庆功宴兼生宴,只是在这次宴会上,他感觉凯奇和德普两人都有点怪怪的,话时总显得有点心虚,还在私下表示,最近赚钱赚累了,想多接几部文艺片。

    不过楚言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感这二位终于“知耻而后勇”了,这倒是件好事。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大部分人,往往缺乏追逐梦想的勇气,剩下的人,则勇气往往不能持久。

    只有极少数,会坚守本心不断勇攀高峰,所以,如果真想在奥斯卡上有所作为,还是早立志的好。

    返回香江之后,楚言便投入羚影《梅兰芳》的编剧工作郑客观来,他虽然有脑海中的电影记忆,但是对于这部作品的编剧却谈不上满意。

    而根据楚言的记忆,在平行世界中,对《梅兰芳》这部电影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他自己观看过该片之后,也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特别是电影的后半部分和结局的剧,明显显得有些虎头蛇尾。

    另一方面,虽然电影中主演的水平已经相当的高,但总感觉差了几分神韵,而这一次换成张国容来主演的话,楚言预感,效果会比自己记忆中的版本更为出彩。

    于是,楚言为了不辜负张国容和梅老先生的一番心意,只能绞尽脑汁地对剧本进行了修改,特别是对于电影的结局,楚言更是参照梅兰芳先生的亲经历,进行了大幅度的调整。

    就在楚言埋头苦干的时候,新一届香江电影金像奖的提名名单也公布了出来,正如大家所预料的一样,《黑金》和《新不了》两部电影,成为了本届的最大门。

    其侄黑金》共获得了6项提名,《新不了》则更胜一筹,在一共15个专业奖项中,获得了12项提名。

    刚好,在不久前结束的奥斯卡上,《辛德勒的名单》就是在获得12项提名的前提下,豪夺7项桂冠。

    如此巧合,也不由得让香江的媒体们浮想联翩,纷纷对金像奖的前景,进行了各种猜测,其侄新不了》将横扫本届金像奖的意见,倒是占据了主流。

    不过对于媒体的种种猜测,楚言和梁佳晖等人都并没有在意。

    特别是在去年金像奖完成改组之后,虽然总体来,评审委员们对于艺术片的偏还是一如往常,但对于如《黑金》、《重案组》这类的商业电影,也可以保持一个基本的平等态度。

    直到4月中旬,楚言才终于完成了《梅兰芳》的新剧本,并第一时间交给了张国容和梅保玖先生。

    尽管在创作期间,他已经与梅先生进行了多次的电话沟通,并在某些剧上征得了梅老先生的同意,但还是那句话,事关重大,剧本无论如何,都还是要征得对方的完全认可才好。

    此外,楚言已经跟梅保玖先生约好,等金像奖颁奖结束,他就会和张国容以及导演人选一同赴京,与梅老先生当面进行一次沟通,顺便完成正式聘请梅先生,为剧组艺术指导的签约仪式。

    至于这次电影的导演人选,楚言经过再三斟酌之后,还是倾向于邀请师兄关锦朋来执导,之所以放弃邀请脑海中那个版本的导演陈凯戈,主要原因,还是担心双方在创作理念上的冲突。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前两年关锦朋跟张蔓玉合作的电影《阮玲玉》,不但同时证明了两个人各自的实力,也在艺术和商业上做到了很好的平衡,所以这一次,楚言希望让自己这位师兄来试一试。

    不过这段时间,恰好关锦朋正在台省,拍摄一部由两岸三地的华语电影人合作的电影《红玫瑰与白玫瑰》,所以具体事宜,还要等对方返回香江之后再面谈,楚言便暂时空闲了下来,一心等待着今年香江电影金像奖的到来。

    其实是空闲,也没闲几,短短一周之后,1994年4月22,第13届香江电影金像奖,也是奖项完成公司化改制之后的首届金像奖,终于姗姗来迟。

    当晚间,位于尖沙咀海边的香江文化中心灯火通明,耀眼夺目的各路影星纷至沓来,引得红毯旁的记者频频按动相机快门,几乎连成一片的快门声,与不远处传来的阵阵海浪声互相应和,似乎是在为金像奖的新生而庆贺。

    楚言跟秦歌夫妇的入场,自然受到媒体记者们的追捧,虽然楚言还是保持着一贯在红毯上惜字如金的风格,不过有平易近饶秦歌在,在两人含蓄有礼的配合下,倒也让记者们心满意足地放过了两人。

    待楚言安稳落座,习惯地想找那几位好友打个招呼,却意外发现,梁家晖、刘德桦以及张国容跟发哥等人,今都坐在后排的时候,才意识到今晚的影帝之争,确实有了许多不同。

    此时坐在前排,被提名人区域的男女演员,都多出了几副楚言并不太熟悉的新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