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熟人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正文卷第一百九十五章熟人何东赶的骡车,先把兄弟两个送到小枣村口,再带着许兰因和掌棋去了大相寺。

    深秋的野蜂岭更加萧索,却有一番别样的景色。许兰因想到原主和自己在山谷里奋斗的那些艰苦岁月,唏嘘不已。终于不用再受苦了。

    何西把车寄好,同许兰因、掌棋一起去了戒痴住的茅草禅房。戒痴不在,明知小和尚红着脸说,他又被住持罚去后山山洞里面壁思过了。

    那馋嘴老和尚八成又偷偷杀生或是吃肉,还被逮了现行。

    许兰因把食盒递给明知小和尚,请他帮着转送给戒痴。她还专门给小和尚带了一碗没加任何料的桂花糯米枣。

    小和尚笑眯眯地接过,他经常被许兰因贿赂,跟她的关系已经很好了。小和尚小声告诉她,戒痴和尚前天偷偷出去打死了一只熊瞎子,烤熊掌的时候肉味传得太远,被住持发现。住持非常生气,罚他面壁三个月。

    那老和尚永远记吃不记打,或者说明知道被罚也忍不住。

    许兰因跟小和尚告别,去大殿拜了菩萨,祈祷赵无早日平安回来,祈祷秦氏和许老太太的病快些好,还非常大方地捐了十两银子。

    她们刚走出寺庙,迎面就碰到一个青年公子。穿得花枝招展,长得肥头大耳。他看到许兰因立即惊为天人,酥了一般,直勾勾地看着她。

    许兰因瞪了那人一眼,拉着掌棋快步向前走去。许兰因还真不怕他,这色胚一看就是酒囊饭袋,若单打独挑,干多了力气活的自己肯定能打得过他。

    何西认识那个胖公子,没有马上动手。他一动手,就暴露自己是闽府的人了。

    那个胖公子用手中的折扇拦住许兰因的去路,嘿嘿笑道,“小姐贵姓?”又自我介绍道,“鄙人姓朱名壮,住在省城宁州府,有万贯家财,姨丈在宁州府衙当大官……”

    许兰因冷哼道,“哦,不知你姨丈是同知秦大人还是通判闽大人?这二位大人我都极熟。”

    朱壮眨巴眨巴眼睛,哈哈大笑道,“这小娘子倒是会扯虎皮拉大旗,秦大人是我姨丈,什么时候跟南平县城的小娘子有接触了?还极熟,也好意思说出口。”

    许兰因就是在拉大旗,没想到真遇到了秦澈的疑似亲戚。

    这时,一个略带南方口音的男声响起,“朱表弟,你又在惹事,还是在佛门净地。”

    说话间,一个二十左右的华服公子沉脸走来。他中等个子,偏瘦,皮肤白皙,五官很是清秀。

    朱壮马上收回拦人的折扇,胖脸上堆满了笑说道,“表哥,这位小娘子说她认识你的父亲我的姨丈宁州同知秦大人,还极熟。”

    许兰因看到这位公子愣了愣,有一种熟悉之感,真的跟秦澈很像。

    秦儒看到许兰因也愣了愣,这小娘子有些面善。他对许兰因拱手笑道,“我表弟性格鲁莽,若是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见谅。”又问,“姑娘是姓许吧?”

    许兰因还没说话,掌棋就纳闷道,“公子怎么知道?真是神了。”

    秦儒见这位姑娘真是姓许,又笑道,“我爹曾经说过,南平县有一位许姑娘,岁数不大,本事不小,见识不输男儿,曾经帮过他一个大忙。”

    这人还真的是秦澈的儿子。秦澈指自己帮过他的大忙,应该是指当初自己催眠帮他抓住杀人犯的事。

    许兰因笑起来。她对秦澈和这位秦公子的印象都非常好,不仅看着面善,也都温润儒雅,没有看不起小老百姓。说道,“秦大人太客气了,那也不算什么大忙。”

    朱壮讪讪地笑道,“小娘子还真跟我姨丈极熟呀。”

    秦儒又笑道,“我和朱表弟来燕麦山游玩,今天正好游到这里。许姑娘是本地人士,野蜂岭哪里风景最好?”

    许兰因讲了几个地方,其中包括赵无跳崖的地方和野蜂谷。说笑几句后,她就告辞走了。

    望着越来越远的背影,朱壮突然用折扇敲了敲大脑袋,说道,“表哥,我怎么觉得那位许姑娘长得有些像红雨表妹?”

    秦儒点点头,他也有这种感觉。又瞪了朱壮一眼,说道,“若你的老毛病再不改改,以后就别跟我出来。还有,不许随时把我爹的名头拿出来说,这要让他招祸。”说完就向大相寺后走去。

    朱壮赶紧跟上去,讨好道,“下不为例,下次不敢了。”又呵呵笑道,“几次来大相寺游玩,当数跟表哥一起最有诗情画意,也最辛苦……”

    许兰因坐车去了小枣村。

    好久没回来了,在地里忙作的农人都起身跟她打着招呼,比她在小枣村时热情多了。

    老太太躺在屋里,怕过病气,没敢让许兰舟兄弟进屋,只在门口说了几句话。许兰因去了也是如此,站在门口安慰了老太太几句。

    晌饭后,许兰舟同老爷子继续说着农事,许兰因就拎着两包点心领着许兰亭去了王家。

    许愿小兄妹还想跟着,顾氏一听他们是去王进财家,就把小兄妹拦下了。

    路上,许兰亭小声跟许兰因说,“姐,我听爷又在教大哥,怎么把持家里的钱财,特别是要把娘守住。”又翘着嘴说,“爷那么说不好,咱娘不需要人守也好得紧。大哥帮娘辩解了几句,爷还打了他两巴掌……大哥还悄悄跟我说,不要跟娘说,怕她知道难过。”

    那老头的固有观念是改变不了了,还好搬了家,让许兰舟少跟他接触。

    许兰因说道,“你说得对,娘知礼贤慧,不需要人守。以后回老宅多跟奶说话,爷说的都当耳旁风……”

    许兰亭道,“我一直听奶的话,把爷的话当耳旁风的。”

    许兰因笑着拎了拎他的小揪揪。

    到了王家,王三妮来开的门。她又长高了一点,脸上褪去些许青涩,穿着素服,头上还戴了朵小白花,素净,清秀,看似更加利落了。

    她见是许兰因姐弟,忙拉着她笑道,“兰因姐,兰亭,快进来。”

    许兰因这是第二次进王家门,上次王大谷打人时来过。她笑道,“好久没见你了,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