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这个世界很危险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湖中山峦,圣子登山
    巨人身高数十丈,上身**,下身围着一件兽皮,全身肌肉虬结,充满野性、美感与力量。

    而巨人担着的两座大山,皆巍峨高大,陡峭险峻,但在巨人肩膀上,却仿佛两块瓦砾般,轻若无物。

    巨人担着两座大山,正飞快奔跑,每一步落下都有数十丈的距离,大地震颤,无数高山、河流被踩碎,魔气四溢。

    巨人张口一吸,逸散的魔气仿佛奔涌的长河般被吸入胸腹之内,其胸腹之内则闷雷滚滚,好似心脏跳动,又若筋骨奔鸣,骇人至极。

    整个过程,巨人并未停下脚步,而是担着两座巨山,一直在奔跑,遇山跨山,遇水涉水。

    眨眼的功夫,巨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见,只剩下闷雷般的轰鸣声和飘散的魔气,证明了先前发生的事情。

    “楚姑娘,刚才那是什么?”

    叶青舔了舔嘴唇,语气有些紧张地问道。

    楚清歌望着巨人消失的方向,凝重道:“那是一缕武道意识,或者准确点儿说,是一个武道强者生前所留武道真意的真实显化。”

    “武道真意显化?”叶青咕囔了一句,武道真意映射现实世界,犹若真实,那对方生前究竟有多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人应该是担山客!”

    楚清歌缓缓道:“相传六百年前,有一人名担岳,意外得到了上古盘古一族的《盘皇担山经》,专修体魄,几乎将肉身、体魄锤炼到了极致,小可如蚊蝇,遨游天地,大则如巨人,担山而行,故名担山客。”

    “担山客生前强大无比,且性情桀骜,行事无羁,故被江湖正道所不容,斥为邪魔外道,虽为邪魔,但担山客却并非凶残邪恶之辈,曾搬昆池、玉碎两山而为百姓开路,曾掷山以使江河改道,而使诸多城池免受洪水侵袭;等等。”

    “担山客?”叶青目光灼灼,他也是炼体武者,当然知道担山而行需要多大的力量,别看他现在有五龙象之力,但在对方眼中,估计和蝼蚁差不多,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

    “我看你的体魄也不弱,要不要上去试试,看能不能得到担山客的传承?”楚清歌看着叶青, 建议道。

    “别了,我怕。”叶青虽然有些心动,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他怕被对方一脚踩死。

    关键是,对方腿太长,他也追不上啊!

    “我随口一说而已。”楚清歌也没在意,她只是说说而已,听不听就是叶青自己的事儿了。

    “对了,叶兄,我还有事,就先行别过了。”

    叶青:“……”啥玩意儿?这是打算扔下我不管了?

    楚清歌自然猜到了叶青心中所想,直截了当道:“我身上有归虚某位前辈的传承信物,进入此地也是冲着他而来,你若跟着我,一有可能一无所得,二则不方便。”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法,所以,我们还先分开为好。”

    叶青嘴角挑了挑,有些无语,还真是坦白啊。

    不过,这样的坦白,却并不让他觉得讨厌,反而觉得对方直爽、洒脱。

    “对了,这个给你。”继而,楚清歌将一块巴掌大小、形似罗盘的东西递给叶青道:“这是指星盘,可以指示方位。”

    “归虚之地的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都是魔气所化,经常会发生变化,山河易位,星斗变化,若以此来辨别方位,十分容易迷失方向,无法出去。而这块指星盘则可以助你辨识方位,不会迷路。”

    “那你呢?”叶青问道,他有诡经在,倒不是很怕迷路。

    “我还有。”

    楚清歌将指星盘递给叶青,继续叮嘱道:“另外,切记,归葬之地日隐夜现,一旦白昼来临,归葬之地就会消失不见,而我们若无法在白昼到来之前离开,就会永远留在这里,无法离开,所以一定要注意时间。”

    “多谢告知,我明白了。”

    叶青拱了拱手,他并未责怪楚清歌,严格说起来两人只是萍水相逢,楚清歌能带他进入归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若再不知足,就显得有些不知好歹了。

    事实上,他也早就猜到了会如此。

    “希望楚姑娘你能如愿以偿,一切顺利。”叶青拱了拱手,笑道。

    “多谢,告辞。”楚清歌拱拱手,转身离开,洒脱而果决。

    “小子,你莫不是被美色迷昏头了,居然到这种地方来了,你不要命了吗?”

    等楚清歌离开,雾魔迫不及待道:“快走,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叶青轻松道:“怕什么,既然进来了,就这么走了,岂不可惜?先转转再说!”

    “你……”雾魔气结:“小子,你真不要命了?”

    叶青笑了笑:“放心,死之前,我会拉着你陪葬的。”

    “哼。”雾魔冷哼一声,却无可奈何。

    叶青心念微动,无量魔佛上幽光闪烁,周身薄薄的雾气陡然溃散,雾魔直接被他封禁入了无量魔佛之中。

    这是铸灵时特意铭刻的一道禁制,算是对雾魔的一种控制,只要将雾魔封禁入无量魔佛之中,不让其出来的话, 雾魔便无法感知外界之事,以防自己的秘密被雾魔得悉。

    例如,诡经。

    虽然雾魔和他签订了负碑之誓,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但有些事情,却不得不防。

    诡经的秘密,绝不容泄露给任何人。

    封禁雾魔后,叶青取出诡经,准备询问一下诡经看归虚之地有无机缘可寻?若有,不妨尝试一下;如果没有,转头就走,没必要停留。

    诡经一般被他折叠起来放在胸口,就在他伸手掀开诡经时,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安,好像要提醒他如果打开诡经,将会有某种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

    或是,死亡;

    或是,失去某种极为珍贵的东西。

    或者,是其他。

    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叶青没有犹豫,立即收起了诡经,等收起诡经后,那种强烈的不安才消失不见。

    显然,这是诡经在给他某种警示。

    诡经来历神秘,而归虚之地同样神秘无比,且这里有各种强者的武道意识、真意残留,甚至还有残魂的存留,使用诡经,真有可能引来某些诡异、强大的存在。

    “呼”

    叶青吐出一口浊气,动念间将雾魔放了出来。

    甫一出来,雾魔怪笑一声:“桀桀,小子,你刚刚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怕本尊看见?”

    “没什么,嫌你太啰嗦了,让你回去冷静冷静!”叶青转移话题道:“好了,少废话,注意周围的情况。”

    “哼,本尊早晚有一天会吃掉你的灵魂,到时候你所有的秘密本尊都会一清二楚。”

    雾魔心中冷哼一声,他当然知道叶青没有说真话,但知道归知道,他却不敢强迫对方说出来。

    没办法,小命在人家手里攥着啊!

    叶青自然不知道雾魔心中所想,当然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挑了一个方向,向前走去。

    诡经不能用,他就打算在周围转转,有所得自然好,没有也无妨,一看不到不对就立马逃出归虚。

    “好大一片湖泊,不,不是湖泊,是魔气。”向前走了几步,雾魔忽然出声道。

    不用雾魔提醒,叶青也看到了眼前的湖泊,或者准确点儿说是魔气,磅礴浓郁的魔气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片恍若湖泊的景象。

    诡异的是,湖泊表面平静无比,就像一面镜子,而湖面下方却是波涛汹涌。

    在波涛汹涌的魔气中,一座螺旋状的山峦倒立而下,简单来说就是山底挨着湖面,山顶则伸向湖泊底部。

    但那座山峦上,则缠绕着一条条粗大的锁链,锁链闪烁着幽幽光泽,好像在禁锢着整座山峦。

    在山峦的顶端,好似还有一座寺庙,依稀能看到一个瘦骨嶙峋的和尚盘膝坐在寺庙中。

    “小子,有人在登山?”

    雾魔又道,叶青循声望去,果然看到半山腰上,有一个人正在慢慢登山。

    “弥勒圣子!”

    叶青微微有些错愕,他没想到那个登山的人居然就是他先前见过的那个弥勒圣子。

    此时的弥勒圣子正在登山,但速度却很慢,艰难异常,好像身负千钧之重,又似有无形力量阻拦。

    每登上一个台阶,湖泊中的魔气就会沸腾一下,山峦上的铁链不停抖动,搅动魔气如潮。

    “他好像要去那座寺庙?!”叶青心中猜测。

    一步,一步,虽然艰难,虽然缓慢,但弥勒圣子却在慢慢接近山顶的寺庙,随着弥勒圣子靠近寺庙,湖泊中的魔气翻涌的愈发厉害,铁链颤抖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整座山也颤抖了起来。

    “那不是山?!”

    待山峦颤抖起来时,叶青才发现,那特么根本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个形如巨山的……蜗牛。

    是的,是蜗牛,巨大的蜗牛。

    他先前看到的螺旋状山峦,显然就是蜗牛的壳,而蜗牛的头则缩在壳里,倒着趴在湖面上,所以看上去像是一座山峦。

    可随着弥勒圣子登山,好像激怒了蜗牛,蜗牛的头从壳中伸了出来,巨大的身体仿佛另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般,愤怒地向山顶的寺庙砸去。

    可身体还没落下,就被那些锁链锁住,无法落下。

    蜗牛不停扭动、挣扎,却始终无法挣扎锁链的束缚。

    一寺一僧,镇诡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