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九木云香 > 第169章 自知之明
    九木云香忆经长河千万里第169章自知之明有了上次之经验,九木知道,此番若与他再起争执,又会两遍三遍番了倍的抄。

    罢了,罢了,这厮不可得罪矣。

    于是她端着盈盈一张笑脸,厚着脸皮再次讨问,“上天有好生之德,小师叔可否施点善心,这文案,依我看,不抄,可行否?”

    “若再多说一句,再加——”

    “行行行——,就当我没说。”

    既知斗不过他,又何必自讨苦吃。

    不过?抄也要抄个明白不是。

    于是,她又嬉皮笑脸的对着冰若寒问:“那我抄了,小师叔能否告诉我,今日,你到底有没有去过天宫?到底有没有见过我与无双师兄……”

    “没有!”

    九木这未说完的话生生被他截去了一半,见他眸色突然阴尘,狠狠向着自己投来一把灼灼烈焰。

    就在这无名之火将将要把自己烧着时,他却突然收敛,转身走到自己那张案几前,抓起一本书,将脸一埋,坐了个端正。

    “今日这火真大。”

    九木云香抖了抖身子,窗外一阵凉风轻轻吹过来,冷是冷了点儿,却吹不散被他点燃的满身滚烫。

    这感觉当真奇怪,奇怪矣。

    莫不是与这怪胎呆得时间久了,身心变了异?

    “当真怪胎。”

    九木对着那一袭白衣暗暗甩下一句,便拿着那本‘文案’悻悻回了兰室。

    ……

    世间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小九本无心,被罚的多了,便上了心。

    这一大早,便拿着抄了一夜的‘文案‘来雅室交差。

    冰若寒依旧端正的坐于香樟书案前,检查着小九的功课。

    小九站在一旁,脸上带了几分倦意。

    瞧着小师叔时而锁眉,时而眨眼,便知自己那不堪入目的字迹,此刻又在明目张胆的玷污着小师叔的眼睛。

    没有办法,是你自找的,明知我笔墨粗陋,你又偏偏乐此不疲。

    活该你眼睛受累。

    活该啊——

    骂完,九木在心里偷偷乐着。

    “写成这幅模样可有几分自知之明。“小师叔仿佛洞察到她的心思,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咦?小师叔是会读心术吗?

    还是自己心里这小小伎俩终究逃不过他的眼睛?

    小九堪堪堆了个笑脸,道:“我一直都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女子。“

    语落见小师叔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嫌弃与鄙视,那道眼神仿佛写着:此女脸皮相当厚实。

    见此情景,九木云香又赶紧补了一句,说:

    “在没遇见小师叔之前。“

    对,我说在没认识你之前,一直都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如此你也无从考究我的从前,此番补漏倒也没毛病。

    熟料,小师叔这块木头却将自己的无稽之谈当了真,死活不肯绕开这话题,非要将自己堵的死死的才解恨一般,追着问:“为何认识了我之后,便没有了自知之明?“

    “啊?哦——“

    “这个,呃——比如——“

    九木黔驴技穷,不知如何回答,见这小师叔眼睛正直直盯着自己,枉生尴尬,这便捏了捏脑门,对着冰若寒一顿胡乱掰扯,道:

    “比如小九初识小师叔时,便拿您与‘淫贼‘相提并论,当真没有自知之明。“

    “比如,小九一直认为小师叔像是一块顽固不化的木头,却枉顾小师叔是个如此高风亮节,深明大义的好人,如此种种可见,小九当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又比如,小九曾经觉得小师叔脚踏两只船,这厢与我有过肌肤之亲,那头却与那玉禾勾勾搭搭,误将你与那玉禾当成一对奸夫**,小九当真没有自知之明。“

    “再比如——‘

    “住嘴!“冰若寒放下手中的文案,大手一拍,不想再听她说下去。

    淫贼?顽固不化的木头?脚踏两只船?勾勾搭搭?奸夫**?

    一世清名竟被她说的如此劣迹斑斑。

    若再任由她说下去,是不是自己与那市井无赖有的一比?

    小九见小师叔凝了一眉冰霜,恶狠狠的看着自己,一副活活把自己撕了才解恨的样子,吓得往后退了退,道:

    “不是你让我说的嘛。“

    让我说的人是你,让闭嘴的人也是你。

    我——

    这厢也太难了吧——

    冰若寒恨铁不成钢的一落眉,道:

    “看来,你当真不知这自知之明是为何物!“

    小九嘴巴一撅:“小师叔动不动就生气,亦是没有自知之明之举。“

    冰若寒一愣,脸上划过几分难以分辨的哭笑不得。

    见她别的本事没有,这油腔滑调,缝插针的功夫倒是练的一绝。

    冰若寒一声暗暗论处道:

    “朽木不可雕也。“

    小九一听,弩了弩嘴刚想反驳,忽听

    “姐姐——“

    一声嘹亮清彻带着几分深沉,深沉之中又夹着几分稚嫩与憨厚。

    这声音自泽兰小驻外一路延伸至雅室门口,还未反应过来,忽见一膘肥体胖的少年,已经颤颤巍巍立到自己眼前。

    “寰星?“小九望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几分惊讶,

    “你是怎么进来的?“

    寰星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对着九木嘿嘿一笑:“我当然走进来的。“

    “废话矣。“九木看着眼前这个诚实的憨憨,莫名几分亲切感,接着问:“我是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紫霞山如此之大,自己这内门弟子,有时亦会在山中迷路,寰星这智商?

    呵——

    非一般人可比——

    “姐姐,是这小石头领我来的。“说完,寰星便在衣袖里翻来翻去,最后终于扯出一条蓝色编织锦绳,那锦绳之下垂着一块湛蓝透明的小石头。

    那小石头发着湛蓝色的光,一入雅室,愈发闪亮耀眼。

    当真亮的闪瞎了眼呐——

    九木云香一惊,匆匆往脖子里一摸,颈根已是空空如也。

    不知何时将它遗漏在寰星这处?是在月老的观尘镜前?还是桃林深处?

    正百思不得其解,耳畔一个悠久且严厉的声音暮然响起:

    “若是敢将它弄丢了,以后,便不要回来见我。“

    余音嘹亮——

    呀,不好——

    这这这,本尊在此——

    只见那云母石的主人依旧坐的一方端正,一脸波澜不惊却让人难以捕捉,云淡风轻到让人望而生畏。

    “此乃,云母石——“九木对着寰星说了一句自己都认为是废话的话,又赶紧手忙脚乱的从寰星手中将那云母石夺了过来,而后匆匆挂回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