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燧灵记 > 第两千零八十二章 天鹰宗的老规矩
    高天还有话说:“若是还需要增援,请掌门随时传信回来,我至少还能增派一千人去不留山。”

    看来,高天这是打定了主意,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出南宫翎向掌门示好。

    六位堂主整齐地答应道:“谨遵太上掌门谕令。”

    飞云门在排兵布阵,准备派出最强悍的人马,去帮助安馨救援南宫翎。天鹰宗的两位阁主也正在召集堂主们商议。面对来天云阁议事的堂主们,翟永祥不等他们落座,便旗帜鲜明地开口问道:“谁愿跟我一起去不留山救人?”

    于廉还没有坐下,马上直起身来站定,拱手为礼主动请缨道:“我愿意跟翟阁主一同去不留山。”

    “你先坐下。”祁贤抬起右手,对着于廉向下压了压,“翟阁主可以去,于堂主如何能去啊?戒律堂清查宗中弟子正是紧要关头,你去了,岂不是前功尽弃费?再有奸细在门中作乱,该要如何是好?”

    “老规矩,大家先议议,议完了再决定。”

    “这有什么好议的?”翟永祥直接点名道:“除了于廉,和事务堂章堂主跟你一起坐镇宗门,其他人全都带着精兵强将,跟我一起去不留山国师府。”

    “不把掌门救出来,誓不罢休!”

    “休要胡闹!”祁贤无奈地对翟永祥苦笑道:“救人不是儿戏,不是人多势众就能成的。要用庖丁解牛之法,方能事半功倍。天鹰宗遭遇接连变故,人手明显不足,经不起胡乱的折腾了。”

    翟永祥对着祁贤瞪起了眼睛,极其不满地抱怨道:“祁老鬼,不用我提醒你,宗中千百号人也抵不上一个掌门。没了掌门,天鹰宗更是雪上加霜。”

    “呸呸呸!你胡说八道什么?掌门怎么会没了?!”祁贤被翟永祥急切的呛声给急红了眼,“我没说不要去救人!我是说救人的关键在安掌门,多少个我和你都抵不过一个安掌门,你不要胡乱断章取义。”

    “日后,万一让两位知晓误会了我,要如何是好?”

    得了,还没开始议事呢,两位阁主已经面红耳赤地争执起来。寻常这个时候,都该是丁冰玉登场,从中说和的时候了。

    丁冰玉已经死了,换了白鼎盛做长老堂堂主,白鼎盛远在霍迪国正在赶去不留山的路上,远水扑不了近火。其他几位堂主面面相觑,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白鼎耀的身上。

    白鼎耀的脸上浮现出尴尬的苦笑来,他硬着头皮开口道:“两位阁主说的极是,掌门是一定要救的,相救掌门的关键确实也在安仙尊的身上。神仙飞天遁地之能,咱们凡人拍马比不上!”

    “想要让安仙尊竭尽全力救人,天鹰宗也要拿出最大的诚意,派出精兵强将让安仙尊无法挑剔,真要有个万一的时候,绝不能让安仙尊迁怒于我等,没有尽心尽力。”

    白鼎耀勉强劝完这几句,紧紧地闭上了嘴巴。他不肯擅自揣测两位阁主的其他心思,更不肯当众说出可能会得罪安馨的话,反正去不留山救人,他麾下的炼符堂排不上多少用场,在座的自有人比他更着急。

    出乎意料的是,炼阵堂堂主蒲千阳并没有急着开口,倒是祁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伸出手示意堂主们坐下,有挥手让傀儡侍女过来伺候茶水,低沉的开口道:

    “有翟阁主去,我并不担心安仙尊不会竭尽全力救人。我最害怕的是我们齐心协力,却还是未能把掌门救出来,天鹰宗要何去何从?”

    这还用问吗?

    在座的不少人心中径直闪过同一个念头:掌门若是救不回来,自然是把安馨也陷进去最好。不对,是不管掌门能不能救出来,都是把安馨趁机给灭了最好。

    奈何这等事情想起来美得很,好处简直数之不尽,可惜做起来太难,他们也只能在心中想想而已。

    祁贤意味深长地问完这句,不等其他人开口,他继续往下说道:“二十年前,我曾经借着去追查‘噬人散’的机会,去过一趟不留山,专程探查过问鼎门的大阵。”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谁人不想进去问鼎门大阵找寻机缘?我花了五年的时日,沿途探寻,也曾寻机去过国师府。”

    “那个时候,宣烨还年轻,对国师府的掌控稀松得很,我轻易的走遍了国师府,探查过他们的炼丹房。还别说,奚堂主传回来的消息中,两位仙尊进去‘悦然亭’的地方,我也去探查过。”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祁贤的身上,有这么巧合的机缘,是不是能让他们更容易救出掌门?

    祁贤在众人的期盼中,遗憾的摇了摇头,“我感受到了阵法异样的波动,我试着破解过,我是破解阵法受了伤,被人发现,狼狈逃出了国师府”

    翟永祥恍然大悟道:“就是那次你重伤回来,死也不肯说是在哪里受伤的那一次?”

    祁贤的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难堪:“怎么我的丑事,你都记得?”

    “我自然记得。”翟永祥的目光中闪现出回忆来:“当初我就怀疑你是在霍迪国国师府中,被阵法击伤,你当时还死活不肯承认。”

    “你运气没我好,当初我去查看那处阵法波动的时候也受了伤,可是我轻功比你好,我逃走的时候,国师府没人发现动静。”

    祁贤突然出离愤怒了:“难怪国师府的守卫会来的那么快?!原来是有你在先前闯祸,让我去替你背锅!”

    翟永祥也不肯被这个锅,“你先前不是说,谁人都想去问鼎门求机缘吗?想从国师府打主意的人不知凡几,天行峰闭关的老怪中,去过的不在少数,你该说是他们闯祸才对。”

    眼见两人又要争执起来,汤济源好奇地左右看着两人,低声问道:“是两位阁主左胸受伤,差点伤及心脏的那一次吗?”

    祁贤和翟永祥对视一眼,老脸上出现了悻悻之色,他们异口同声道:“正是。”

    这么凶险,还这么巧?

    在座之人的目光全都闪烁起来,祁贤心有余悸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闲话少说,翟阁主既然开了口,不论如何艰难,我们也得想方设法把人手给他凑出来。”

    “你们都去吧,留下我和章堂主,于堂主坐镇门派,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于廉情不自禁垂下眼帘,遮掩住眼中的惊讶。

    二十年前两位阁主的武功境界至少也是先天三境,仅仅是试探问鼎门的阵法都差点丧命,他们还能有什么好消息好等?两位阁主特意在这个时候说这个,他们的言外之意是什么?掌门回不来了,要他们一起联手对付安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