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829章 都怪你!
    与工作能力相比,顾晓妍的家务水平实在是很一般,但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贤淑,她一直很努力的尝试改变。

    比如今天。

    由于心里有事,昨天晚上也没怎么睡好,所以早早就醒了,看陈曦睡得四仰八叉,鼾声如雷,于是便没叫他,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暗暗打定主意,要为自己的男人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熬了点粥,又拌了两个小菜,完成之后,信心满满的尝了一口,却发现没什么味道,于是便又添了点佐料,再尝了口,坏了,又有点咸了,而且是那种令舌头发木的咸,用东北话说,齁死人了!

    没办法,只好全部倒掉了,这么一折腾,本来充足的时间就显得有些紧张了,最后只好以煎蛋代替。可主食吃什么呢?天天吃面包点心,也有点没胃口,打开冰箱翻了半天,最后找出了一袋汤圆。

    姥爷家的保姆经常把汤圆放在锅里炸一下,外表金黄,咬一口,又酥又甜,非常美味,这样想着,于是便在锅中倒了些油,待油温升高之后,一股脑的将汤圆倒进了油锅......

    很快,汤圆受热之后开始了自我膨胀,伴随着啪啪的几声,白皙细腻的芊芊玉手便被飞溅出来的油点子烫了好几下,开始的时候,她还勉强能够坚持,但随着汤圆的爆裂加快,密集的油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溅出,最后只好用锅盖做盾牌挡在脸上,勉强关闭了炉灶,然后举着一双手,回房间来寻求安慰了。

    陈曦见了自然忍俊不禁,可又不敢笑,连忙起身直奔厨房,定睛一瞧,景象惨不忍睹。

    火虽然熄灭了,但油温还是很高,汤圆在油锅中持续裂开,不仅油喷溅得到处都是,汤圆里的馅溢出,将一锅油变成了粘稠状,而本来圆滚滚的汤圆,此刻却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漂浮在油面上,一副蔫瘪的模样。

    他强忍着笑,找来些药膏给顾晓妍涂了,然后又麻利的将残局收拾利索,再看了眼时间,两人也就只够吃煎蛋了。

    上班的路上,顾晓妍还嘟嘟个嘴,最后把一切都归罪于他醒了之后没马上起床,他也不敢辩驳,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

    到了单位,刚一进办公楼,杨学义正好从电梯里出来,见了他之后,笑吟吟的道:“来的正好,先去办公室视察下呗,看看有啥不满意的地方,我也好立刻整改。”

    他一听连忙笑着道:“你可别拿我寻开心了,一个暂时机构,随便有个坐的地方就成呗,什么满意不满意的。”

    杨学义却连连摇头,也不说什么,拉着他便往楼外走去。

    在机关车队的楼上,杨学义专门腾出了一个房间,足有四十多平方米,进屋一瞧,他都被吓了一跳。

    所有的办公家具和办公设备一应俱全,而且收拾的干干净净,说实话,那档次绝对比顾兆峰的办公室要高。

    “我刚给联通公司打过电话,一会让他们过来给安个座机。”杨学义笑着道。

    他则连忙摆手:“安座机干嘛呀,现在都有手机,再说,这是暂时机构,处理完之后就撤销了,可别那么浪费。”

    杨学义却不以为然:“这咋能叫浪费呢,处理这种事,难免要跟有关部门打交道,办公室太寒酸,也丢企业的脸嘛!你就啥都不用管了,一切我来安排。”

    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微微点了下头。杨学义见状,转身关上了房门,然后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这才压低声音问道:“老弟,你是咋想的啊?”

    “什么咋想的?”他明知故问道。

    杨学义微微一笑:“就是这把大火呀!你打算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他略微思忖了片刻,试探着说道:“实不相瞒,我还真没什么思路,要不,杨总指点下?”

    杨学义听罢,盯着他看了一会,这才斟酌着说道:“老弟啊,之前胡总把你提上来的时候,汉英和我们几个都不是很赞同,当时大家更倾向用朝晖,但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们老哥几个对你都非常满意,哦不对,是非常佩服,小伙子够机灵,为人还仗义,尤其是敢动手削杨之谦,就这份血性,我竖两个大拇指!”

    无缘无故的戴高帽,肯定是为后面的话做铺垫。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便苦笑着道:“大哥,你要是当我是自己兄弟,就不用兜圈子,我这个人笨,有啥话,你尽管直说,我照做就是了。”

    “好!爽快!”杨学义一拍大腿道:“就冲这句话,将来有一天你要是主政华阳,我杨学义第一个赞成!”

    “我的亲哥啊,你就别忽悠我了,华阳集团高手如云,哪里能轮得上我这个土鳖啊。”他赶紧连连摆手。

    “狗屁高手如云,都是一帮鼠目寸光之辈。”杨学义撇了下嘴:“算了,咱们到啥时候说啥话,现在聊这些还多少有点早,先把这事放下,还是言归正传吧。”

    他点了点头,没吱声,只是默默的往下听着。

    “老弟啊,火已经烧了,人也死了,现在说啥都不赶趟了,至于责任,那纯属扯淡,把老袁和老王各判五十年,那两个人也活不过来,你说是不是?”杨学义确实不打算兜圈子,一张口便直奔主题。

    他嗯了声,沉吟着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也没什么可查的,把死者家属安抚好才是最重要的。”

    “对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杨学义笑着道:“汉英住院前,特意叮嘱我和你谈一谈,要把握好尺度,低调处理.......”

    他不由得一惊,连忙打断了杨学义的话:“你刚才说什么?刘总住院了,啥时候的事啊?”

    “就是早上嘛,他心脏本来就不好,都是喝酒喝的,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闹,昨天晚上就感觉不舒服,今天直接就去第一医院了,刚刚来电话,说是已经住上了。”

    市第一医院干部门诊,是专门为市府领导和够级别的干部服务的,门诊环境优雅,条件也非常不错,关键是床位比较宽裕,只要想住,几乎是随时随地。

    早不住,晚不住,偏偏挑这个节骨眼上住院,到底玩得是啥路子呢?他在心里默默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