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823章 戛然而止
    听到这里,李长江自然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笑眯眯的看了眼陈曦,然后起身,小心翼翼的为顾兆峰斟了上一盏茶,还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只听向北在那边继续说道:“在你们看来,我是因为安川二环路那点事,故意找你们的别扭,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我做事从来不计较一时之得失,之所以费了这么大的周章,实在是因为我急需培养自己的管道施工队伍。”

    顾晓妍扑哧下笑了:“向总,你别这么夸张好不好,用几个亿造价的工程锻炼队伍,就不怕赔钱呀?”

    “我压根也没指望在这个工程上挣钱,除去给七局的高额管理费之外,能维持收支平衡就可以了。”向北轻描淡写的道:“别人做事,都是由易转难,我却更愿意反其道而行之,从难的开始,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用别人摩天大厦练手,回家再给自己砌猪圈,不就简单多了吗?”

    其实,只要有充足的资金做保证,再加上科学管理,向北的做法也并非行不通,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可以极大缩短队伍的成长时间,由经验丰富的技术和管理人员坐镇指挥,在加上完善的管理体制,自然心里有底。

    出现问题就解决问题呗,一个复杂点的工程干下来,在解决各种各样问题的过程中,便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总结之后,整个施工队伍就基本成形了。

    李长江歪着脑袋听着,脸上似笑非笑,表情有点难以琢磨,顾兆峰此时也听出了个大概,但也不便说话,只是望着那片翠绿的竹林发呆。

    “你刚刚说,要给自己砌猪圈,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仅仅是进军天然气管道建设市场,应该是有更大的布局吧,不知道方便透露下不?”顾晓妍问了句。

    向北听罢,爽朗的笑了,笑过之后,颇为得意的继续说道:“还真让你说对了!你知道吗?大洋集团最近十年之所以发展得如此之快,就是得益于天然气项目,别听他吹什么业务遍及全亚洲,据我了解,大洋集团每年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利润来自旗下的大洋燃气公司,由此可见天然气市场的重要性,李长江的打算是立足本省,辐射整个东北以及内蒙地区,这是多大的市场啊,而咱们的国有燃气公司以老大自居,都兵临城下了,还没有一点危机感,照样按部就班的过日子,他就钻了这个空子,花点小钱,把当地的几个主要领导一搞定,然后直接就谈特许经营权,一旦谈下来,那就是几十年的旱涝保收啊,在这一点上,我省很多领导还是非常清醒的,包括你父亲,还有李百川等等吧,他们就对大洋集团的这种扩张持谨慎态度,不然的话,那300个加气站的项目早就批下来了啊。”

    越说信息量越大,这边的李长江和顾兆峰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都会心一笑。

    向北的兴致明显很高,只听他又继续说道:“北方集团今年上市之后,短时间内会募得大量资金,有了资金保障,我们也可以和李长江掰掰手腕呀,再说,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凭什么让他一个外资企业独吞啊。”

    “他可不是外资,大洋投资的总部设在深圳,是地地道道的国内民营企业。”顾晓妍笑着纠正了句。

    向北却不以为然,哼了一声:“换汤不换药,那都是为了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其实,这个老李就是个标准的港英余孽。”

    顾晓妍听罢,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并没说什么,听到这里,陈曦的心算是彻底放下了,顾晓妍已经完全把握了节奏,剩下的,就看得意忘形的向北怎么嘚啵了。

    “晓妍啊,抛开我和你父亲的关系不论,单就业务能力上说,我也是非常欣赏你,包括陈曦,你们俩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还是那句话,华阳集团死气沉沉,行将就木,把大好青春浪费在这样一个没有希望的企业上太不值得了,我是求贤若渴,真心实意的希望你们小俩口都来北方集团,职务、年薪,所有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关键的是,我能提供最好的平台,让你们俩干一番事业啊。”向北恳切的说道。

    “这个.......”顾晓妍的口气似乎有点松动,迟疑着道:“我们华阳的前景,也未必如你说的那么不堪吧?”

    向北冷笑了一声:“华阳还有什么啊,哦对了,今年还有个安川二环路改造,那点活还够你们吃上两年的,我听说康铭辉和老苏还要张罗个什么联盟,这简直是在开玩笑,我都懒得搭理,靠这些就能和我竞争了吗?省内空间已经被挤压得差不多了,可要是出了省,失去了地方保护政策,华阳就更没什么优势可言了。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不出五年,华阳集团就会走到尽头,你相信嘛?”

    “我不相信。”顾晓妍冷冷的道:“好了,向总,我还有事,就不陪你接着聊了,账我已经结完了,咱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向北正说得兴高采烈,却没想道顾晓妍来了个戛然而止。不禁有点傻了,略微愣了下,迟疑着说道:“晓妍啊,你这是啥意思?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别误会,我确实有事。”顾晓妍平静的道:“谢谢向总赏脸,我就先走了。”说完,竟然起身真的离开了。

    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顾兆峰的嘴角微微抖动了下,似乎是想笑,可立刻又憋了回去,李长江则面无表情,只是双手抱在胸前,眉头紧锁,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虽然看不到向北的样子,但可以想见,此刻墙那边的向总裁一定是目瞪口呆、百思不得其解。果不其然,足足过了一分钟,又听见脚步声响起,随即一个男人轻声问道:“向总,顾小姐怎么自己走了?”

    陈曦能听得出,说话的男人正是那个跟班小张。半晌,才听向北喃喃的道:“奇怪了,这丫头搞什么名堂,莫名其妙的,我咋感觉被她给忽悠了呢?”

    小张没吱声,过了阵,听向北又问:“她怎么走的?”

    “一个人打出租车走的。”小张小心翼翼的道。

    又是沉默,良久,才听向北道:“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我今天也是一时疏忽,话说得有点多......”

    “您是怕她身上有什么录音设备吗?”小张问了句。

    向北听罢却冷笑了一声:“以我对她的了解,应该还不至于,再说录音能怎么样?交给李长江?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她可就是自找倒霉了,她是个聪明人,不会那么做的,退一步讲,就算真那么做也没什么,李长江知道了能怎么样,敢跟我掰扯,让他整个项目都得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