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704章 感慨万千
    “你好向总。”顾晓妍把电话接了过去,很礼貌的打着招呼。他则坐在了沙发上,习惯性的点上了一根烟,刚抽了一口,却见顾晓妍朝他一个劲儿瞪眼睛,于是嘿嘿一笑,连忙掐灭了。

    据李卫国说,向北陪着李长江去了中亚地区,至少要到新年后,咋突然回来了呢?还特意要请顾晓妍晚上出来坐坐,这其中又有何玄机呢?难道是管道工程有什么变动?一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了。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和陈曦准时赴约。”顾晓妍爽快的答应了。放下电话,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轻轻叹了口气,面露为难之色。

    “怎么了?”他问。

    “我刚刚不答应好了,现在这种局面,你还是少在公共场合露面比较妥当,万一要是有什么危险怎么办?”顾晓妍忧心忡忡的说道。

    他却不以为然的一笑:“没事的,要下手,今天下午在翠溪山里多好啊,一枪打死,往雪里一埋,搞不好明年开春才能被发现,何必等到现在呢。”

    “可是,这个老梁到底怎么想的,目前谁也不清楚啊,还是得加点小心,这样吧,我一会给向北挂个电话,把约会推掉,咱俩哪也不去,就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吧。”顾晓妍还是有些不放心。

    “在家呆着就一定安全呀?”他微笑着道:“不是我逞能,你冷静的分析下,他根本没有动手的理由嘛,别胡思乱想了,正好我这心里也不托底儿,油气田管道是明年的工作重点,向北在二环路工程上吃了亏,肯定会想着在管道这方面找回来,见个面探探虚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斟酌着说道。

    顾晓妍低着头想了下,尽管不太情愿,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看看时间也快下班了,他不想让顾晓妍的心理压力过大,于是便把话题转到了那栋别墅上,商量来、琢磨去,却发现不管怎么处理,都是件麻烦事,最后顾晓妍噘着嘴道:“无端被送了个海景别墅,反而成了件闹心事,说出去谁信啊。”

    “你就是想不开,所谓既来之、则安之,要是依着我,就先住着再说,我这也叫冒着生命危险啊!吴迪要是不把钱拿走,明天我就买车去,管他三七二十一,先买辆豪车过下瘾再说。”他半赌气半认真的道。

    顾晓妍倒也没当真,只是白了他一眼,看看时间差不多哦了,起身简单收拾了下,便张罗着前去赴约了。

    向北约的地方,正是平阳最火爆的海鲜酒楼---徐记海鲜世家。两个人下了出租车,陈曦抬头往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看了眼,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活了三十五年,浑浑噩噩、平淡无奇,甚至连他自己都认为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上班下班,波澜不惊。然而,做梦也没想到,命运之神的眷顾却不期而至了。

    就在此地,他愤然出手,一顿拳脚打出了人生新天地,从此之后,形形色色的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走马灯似的出现在他平静的生活里,甚至可以说,这半年多的时间,他所经历的人和事,其复杂程度甚至超过了之前的总和。

    见他驻足门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顾晓妍则轻轻挽起他的胳膊,在耳边柔声说道:“你知道吗,我每次路过这里,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天晚上的一切,都刻在我的脑子里了,清晰得就跟刚刚发生似的。”

    他狡黠的一笑,故意逗道:“是吗?像素那么高呀,你脑子内存那么小,能放得下吗?”

    顾晓妍轻轻怼了他一拳,嗔道:“讨厌,你才内存小呢!”

    他则忽然认真的问道:“晓妍,那天要是我袖手旁观的话,我们俩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呢?”

    顾晓妍歪着头想了下,忽然把嘴一撇道:“这个问题应该这么问,如果李晓飞那帮家伙欺负的不是我和冯蕊,而是......比如杨之谦吧,他当时也在场啊,你会袖手旁观不?”

    “我......”他一时语塞,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二人正沉浸在回忆之中,却忽听有人高声说道:“怎么不进来呢?外面多冷啊。”

    抬头一瞧,却见向北从旋转门里迎了出来,可能是比较匆忙的缘故,他穿得有些单薄,而那个年轻人则紧跟在身后,将一件貂皮外套搭在了他的身上。

    三人简单寒暄了几句便进了酒店,向北亲热的拉着陈曦的手道:“老弟啊,我不能总请你吃炖肉米饭,咱俩也得换个口味嘛。”

    他连忙笑道:“其实,炖肉米饭也挺香的,啥时候回安川,我也请向总吃一顿。”

    顾晓妍在一旁却听得一头雾水,愣愣的问什么叫炖肉米饭,陈曦正要给解释,向北却一脸严肃的说了句,这是属于男人的秘密,说完,自己先哈哈的笑出了声。

    向北请客,自然准备的非常周全,几个人刚在包房坐稳,服务员便将菜品端了上来,各种海鲜应有尽有,摆了满满一桌子。

    年轻人非常熟练的给几个人斟上了酒,向北端起杯,微笑着说道:“我本来是想约顾小姐一个人出来谈点事,没想到小陈也在,不过这也不错,有几句话,正好跟你们两口子聊聊。”

    陈曦听罢,开玩笑的跟了句:“向总又要搞什么阴谋诡计啊。”

    向北却正色道:“邓公曾经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一句话,开启了中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之路,那我也斗胆附和一句,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只要达到目的,就是好谋!”说完,直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陈曦见了,也将酒干了,然后歪着头看着向北,心想,向北上来就说了这么一番话,到底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呢?

    那小伙子也没用向北说话,直接便给二人又斟满了,向北这次没有端杯子,而是颇为感慨的道:“这段时间,我陪着李长江去中亚五国转了一圈,受益匪浅啊,怎么样,想听听吗?”

    二人都饶有兴趣的点了下头,向北见了,这才继续道:“李长江出身江湖,没什么文化,可如今发展到身价数百亿,生意遍及整个亚洲,你们俩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一直没吱声的顾晓妍浅浅一笑道:“向总这是去西天取了生意的真经了吗?”

    向北则轻轻叹了口气:“不能完全这么说,其实,道理我们都懂,但是真正能做到李长江那样的,普天之下,却是为数不多的。”

    陈曦和李长江接触不可谓不多,但只是觉得此人天赋秉异,倒还真没往深层次想过,听向北这么一说,不禁也来了兴趣,于是赶紧问道:“那向总就赶紧说一说吧,李长江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