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337章 无论如何要找到他
    方远途淡淡一笑:“小飞啊,时代不同了,现在不能像几年前那样胡来了,如今是和谐社会,你也要与时俱进啊,这脾气必须得改改,否则,要吃......”最后一个亏字还没说出来,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顿时变了,猛得站起了身,一把薅住李小飞的手腕,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是不是搞什么事了?”

    李小飞则甩开了他的手,满不在乎的说道:“别一惊一乍的,我就是给老余找个活儿罢了。”

    “老余?哪个老余。”方远途惊讶的问。

    “平阳市还有几个老余?”李晓飞颇为得意的反问道。

    “他不是早就跑到国外去了吗?啥时候回来了?”方远途都有点傻了。

    李晓飞神秘的一笑,往前凑了凑,低声说道:“早就回来了,这家伙在国外混了几年,队伍还壮大了,现在风声也过去了,就偷偷溜回来了,我们俩昨天一起吃了顿饭,他刚回来,也没啥生意......”

    “话还没等说完,便被方远途打断了:“你疯了!老余是亡命徒,你让他去弄陈曦,那是要出人命的!”

    李晓飞则把最一撇:“废话,就是想要他的命,一个土鳖,居然敢跟我装逼,不弄死他,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方远途彻底被激怒了,几乎是指着他的鼻子喝道:“为了出口气,你就要杀人啊?你以为这天下是你爹的呀!老余是被通缉要犯,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抓进去,他进去了,第一个供出来的就是你,妈的,你自己活够了,还得把大家都牵连进去吗?”

    李小飞则把嘴一瞥:“至于嘛?老余这事,我自己担着,绝对不会牵连你的。”

    “你自己负狗屁责?真要把你抓进局子里,你以为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吗?就你这身子骨,用不着过堂审你,关你三天,瘾头一上来,问啥你就得说啥!”方远途恨恨的道:“别废话,赶紧给他打电话,这件事就此打住,然后给他点钱,让他赶紧离开本省。至于对付那个傻逼的事,我早就有安排,你别跟着瞎搅合,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有你这么干的啊!”

    “要打你自己打。”李晓飞气呼呼的说道,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往茶几上一丢。

    不知道是因为着急还是生气,方远途的手都有点发抖了,抓起李晓飞的手机,打开通话记录,看了眼上面的号码问道:“是这个吗?”

    李晓飞瞥了眼,不耐烦的嗯了一声,然后满不在乎地道:“别那么紧张,你又不是不了解老余做事的手段,保证不会留任何后患的。”

    “闭嘴!”方远途大吼一声,直接拨通了电话。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中国移动的声音说道。

    “怎么关机了呢?”他连忙问道。李晓飞想了下,微微点了下头道:“估计是接了活儿以后,为了安全起见,就切断和外界的联系了。”

    “那怎么联系他们呀?”因为着急,方远途的脸涨的通红,大声问道。

    “我联系他们干什么?等做完了,他们自然会联系我,不然,怎么拿钱啊!”方远途听罢,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瞪着两只失神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李晓飞,最后无奈的苦笑着道:“我算看出来了,我大哥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你小子是来要债的,全家迟早得被你给害死!”

    李晓飞挨了一顿骂,心里当然一百个不服气,但碍于面子也不便发作,只是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闷头抽烟。方远途见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你是怎么和老余遇上的呀?”

    李晓飞把身子往沙发上靠了下,白了他一眼道:“他和老佐在一起,昨天......”话还没等说完,方远途已经站起了身,快步朝门外走去。

    “你干嘛去?”李晓飞问道。

    “你说干嘛去,找老佐呀,这事要让你爸知道了,非活剥你的皮不可。从现在开始,你哪也不许去,就在我办公室呆着。”他边走边道。走到了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略微思忖了片刻,又转了回来,用商量的口吻说道:“我知道你闷得慌,可你爸说了,就这么一个来月,马上移民手续就办下来了,这段时间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我的小祖宗,你就省点心吧,行不行!”

    “移民移民!我又不会说英语,到了加拿大,连个哥们都没有,跟他妈的判无期徒刑有什么区别?”李晓飞嘟囔道。

    “不会英语可以学,没有朋友可以找,再说,那边中国人也多,保证闲不着你?”方远途笑着道:“听你爸的话准没错,留在平阳,你早晚得吃大亏,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说完,用力捏了下李晓飞的肩膀,却被不耐烦的甩开了。

    他苦笑了下,转身出了办公室,又叮嘱老五一番,让他一定看好这位大少爷,这才急匆匆的驾车驶出了公司。

    其实,自从李百川调省里任职,就已经着手开始为儿子办理移民手续了。本来是想移民美国,可是由于有犯罪记录,所以一直没能办下来,后来有人给出了主意,可以先移民美国托管的塞班,那里的移民手续比较好办,只要有钱就一路绿灯,取得永久居住权后,再移民美国就比较容易了,为此他还特意安排李晓飞去塞班住了一段时间。

    然而,与夜总会的灯红酒绿相比,李晓飞对塞班的海水蓝天并不感兴趣,最关键的是塞班岛太小了,一听说要在这里住上五六年才可以申请美国国籍,这位夜夜笙歌的大少爷当时就不干了。

    美国去不成,那就只剩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了,但是不论哪个国家,对有犯罪记录的人移民都持非常谨慎的态度。按理说,以李百川的地位,为儿子消个犯罪记录,倒也并非难事,但关键是李晓飞在平阳恶名远播,在公安机关有多起治安处罚,时至今日,还有一起尚未处理完结,而他又殴打过交警,引发了警界的强烈不满,最重要的是,据内部消息,最近平阳警方还在暗中调查李晓飞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所以,李百川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只是挖空心思想别的办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在一家专业移民机构的帮助下,终于以投资形式移民了加拿大,最近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之中。

    李百川政务繁忙,只能把照顾儿子的事托付给了自己的表弟,并三令五申,这段时间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所以,这一个多月,方远途只好整天把这个不省心的少爷带在身边,哄着骗着,就盼着移民手续一下来,把这位阔少送上飞机,便万事大吉了,没想到眼看即将大功告成,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老余,真名叫余振海,几年前,在平阳的社会上,是个人人谈之色变的狠角色,他行踪诡异,心狠手辣,与其团伙成员曾经犯下过多起命案,一直在警方的缉拿之中。此人不仅智商很高,而且敏感异常,多次在最关键的时刻逃脱了抓捕,最后被逼得实在无处可藏了,与其团伙成员取道北部边界,逃到了国外,大家本来以为他到了国外,人生地不熟的,搞不好只能去建筑工地搬砖头了,不曾想几年过后,这位浪迹天涯的狠人居然又偷偷潜回了国内。

    真是灾星啊!方远途一边开车一边想,今日不比当年,警方的侦破技术和手段越来越先进,别的不说,遍布大街小巷的摄像头,让任何犯罪行为都无处遁形。没准此时此刻,老余早就被警方锁定了,之所以没着急抓捕,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最后来个一网打尽。

    我们家这位大少爷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呢?就算想出口恶气,找个人教训下陈曦那个傻逼,也不能找老余这样的人啊!这路人干得是杀人越货的勾当,被抓是早早晚晚的事,一旦落网,指望他给你保守秘密,那不等于和婊子讲贞操吗!退一万步讲,就算非要出这口恶气不可,花几个钱,找人做掉陈曦,倒也算不上什么,可不能直接联系啊,完全可以通过匿名的形式操作,将来一旦出了意外,也不至于惹火烧身啊。

    唉,还是赶紧把这小子送走吧,留在平阳,就是个定时炸弹,指不定啥时候一声巨响,全家人都得被这位大少爷崩上天。他一边想着,一边猛踩了一脚油门,法拉利的发动机发出一阵轰鸣,车子如同一只离弦之箭般的飞速向前驶去。

    他要去找的人,叫袁佐罡,是他的高中同学,老佐,只不过是同学圈子里的称谓,在社会上,大家更习惯称之为罡哥。

    老佐没什么生意,但却从来不缺钱,至于到底怎么来的,他自己不说,别人也不打听。

    方远途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老佐的电话。

    “你现在什么地方?”他问。在得到了准确答案之后,说了句一会儿见,便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这种事,当然不能在电话里讲,是必须面谈的。

    方远途的车开得很快,半个多小时之后,在市内一家茶楼门前停了下来,停好了车,迈步进了茶楼,直接推开了一个包间的门。

    老佐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不像五十岁上下的男人,穿得也非常时尚,冷眼一看,就跟个三十五六的年轻人差不多,此时正和一个打扮很妖艳的女人在包房里喝茶聊天。

    “咋了,急三火四的,有啥事吗?”见方远途进来了,他笑着问道。

    方远途没说话,朝他递了个眼色,老佐会意,跟那个女人耳语了几句,女人便拎着包出去了。关好了房门,方远途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余振海回来了?”

    老佐微笑着点了下头:“小飞告诉你的吧?”

    方远途轻轻叹了口气:“先别管谁告诉我的,你马上给我联系他,我有非常要紧的事找他。”

    老佐点了下头,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可是连着打了两个号码,居然都打不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奇怪了,咋都关机了呢?”他自言自语道。

    方远途一听,脑袋上顿时出了一层冷汗:“兄弟啊,你无论如何得想个办法,必须给我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