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183章 当皇帝的感觉
    不知道为啥,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陈曦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了,午夜的村庄,除了虫鸣之音,再就是偶尔传来几声狗吠,显得静谧安详。一钩弯月斜挂在半空,好像是一个充满智慧的长者,用他独有的方式,默默注视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二人相对而坐,他抬眼望去,只见韩莉虽然面色苍白憔悴,但却隐约的带着一丝娇羞之色,坐在对面,低眉顺眼、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

    韩莉也发现了陈曦正在看着自己,不由自主的局促起来,她不敢直视陈曦的眼睛,只是偶尔偷偷瞥上一眼,然后便连忙移开目光,或是低下头,或是看向窗外,岂不知,越是这般胆小羞涩,越令陈曦心旌摇动难以自持,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有些痴了。

    妈的,不能再呆下去了,这小娘们儿傻乎乎的样子着实迷人,再呆一会,搞不好真要犯错误了,他想,于是先是轻声咳嗽了下,然后缓缓站起了身,尴尬的笑了下道:“这个......时候也不早了,我真该回去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我走之后,不许再做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了。”

    听说他要走,韩莉似乎有些失落,不过也跟着站起了身,摇了摇头道:“放心吧,陈哥,我绝对不会再做傻事了,只是......”说道这里,却欲言又止,往窗外瞥了眼,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开车慢点,注意安全。”

    他发现了韩莉眼神中的犹豫,于是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吗?”

    “我......我没什么事。”韩莉支吾着说道,说完,却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喃喃的说道:“我就是害怕,怕他再回来......”

    陈曦无语,韩莉那心惊胆战的样子,令他实在不忍,于是叹了口气道:“要不这样吧,我今天晚上就不走了,等天亮了再说。”

    “真的?”韩莉的眼中立刻闪过一丝喜悦,随即眼圈微微有些发红,眼泪差点掉下来。

    “当然是真的,现在已经一点多了,再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我天亮再走,然后上午我们的人就过来了,你就算正式上班了,不过今天是头一天,也没买什么菜,中午我们就不回来了,你准备好晚饭就行,还有,我记得楼下还空了三间房,你自己看着挑一个吧。”他道,说完,掏出根烟,刚叼在嘴上,韩莉就非常麻利的找来火柴为他点上,然后还把烟灰缸放在了炕沿上。

    光是这个细微的动作,就足以让他感受到一种莫大的快感。不论是许茹雪还是顾晓妍,都是不允许他在房间里抽烟的,顾晓妍还好点,见他抽很便宜的烟,还知道给他买些贵点的,但抽烟也是必须滚到阳台或者厨房,打开抽油烟机方可,还美其名曰,去吸烟室抽。而许茹雪则一闻烟味就恶心,所以,他就只能在走廊里抽了。而像今天这般的待遇,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抽烟,你不嫌呛啊?”他笑着问道。

    韩莉茫然的摇了摇头:“不啊,我姐和我姐夫都抽烟,而且是抽旱烟,我小的时候,跟着姐姐住,看他们俩干活都挺累的,就提前把烟给卷好,放在烟笸箩了里。”

    “你那时候多大?”他好奇的问道。

    “十多岁吧,我父母去世之后,就是姐姐一直带着我,她本来读书挺好的,为了养活我,就中途退学了,后来自己也撑不起这个家,十七岁就结婚嫁给姐夫了,后来我就一直跟着姐姐和姐夫住,我们这儿经济一直很落后,直到这几年才发展的快了些,头些年,都过得很苦的,姐姐姐夫有了两个孩子之后,日子就更紧巴了,我也不想给他们增加负担,所以,高中没上完,就结婚了。”韩莉低声说道。

    “那你姐姐和姐夫现在住在哪儿,咋从来没见他们过来看看你?”陈曦问道。

    韩莉叹了口气:“前年,二宝打我,姐夫劝了他几句,结果他找来一帮人把我姐夫的腿打骨折了,后来还扬言要杀了他们全家,我姐姐和姐夫都是老实人,也惹不起他,腿伤好了之后,就全家去平阳打工了。”

    陈曦听罢只有连连叹气和摇头,韩莉见状则继续缓缓说道:“其实,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软弱可欺,也闹过几次离婚,但都被他打得半个月出不了门,派出所为这个还把他拘留了,可放出来之后继续打我,而且把家里身份证和户口本藏起来了,我又报了案,结果他在派出所割腕要自杀,弄得警察也拿他没办法,再后来,人家怕惹麻烦,再加上他四处宣扬,说我在外面跟别的男人鬼混,所以,派出所也不怎么爱管了,我渐渐的就死心了,话又说回来,不死心也真啥好办法没有了啊。”

    唉!滚刀肉啊,谁摊上谁倒霉,说句不好听的,就这种货色,除了谢天宇那样脚踩黑白两道的人物,其他人还真拿他没啥好办法,他默默的想。

    由于开着灯,屋里的蚊子挺多的,不大一会工夫,他的身上就被叮了好几个包,奇痒难耐,只好一个劲儿的挠,韩莉见了,赶紧取来花露水,上了之后,这才好了许多。

    忙了一整天,晚上又喝了不少酒,再加上刚才一通折腾,他确实有点累了,两人说了会话,困劲便渐渐袭来,两个眼皮一个劲儿打架,韩莉一看,赶紧从柜子里取出被褥铺在炕上,然后轻声说道:“这是我的被褥,虽然旧了点,但保证干净,你别嫌弃就好。”

    他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句我先眯一会,躺下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感觉微风习习,凉爽异常,而且蚊子也没来打扰,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

    他翻了个身,却发现韩莉就坐在自己身边,手里拿着个蒲扇,两只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快早晨六点了,于是嘟囔道:“这事闹的,我咋一觉睡了这么久。”说完,这才想明白为啥睡得这么踏实,于是又看了看韩莉,试探着问的道:“你一直没睡,就给我扇风来着?”

    韩莉低着头嗯了一声:“这几天闷热,家里蚊子又多,我怕你睡不踏实,就一直给你扇来着。”

    我的天啊,这好像是大清朝皇帝才能享受的待遇吧,他简直受宠若惊,挠着头道:“这不是......扯淡吗,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没那么娇贵啊。”

    “我只是想伺候你......”韩莉低声说道,说完,瞥了他一眼,脸却微微有些红了。

    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低头一瞧,顿时面红耳赤、赶紧拉过被子盖在了身上。

    三十来岁的男性,正值壮年,晨勃现象自然再正常不过了,而且他昨天晚上还喝了那么多啤酒,所以这泡尿也是憋得杠杠的,于是,今天的勃起就愈发强悍了。

    虽然是正常生理现象,可毕竟当着一个年轻女子的面,总是有点不雅,而且,自己这份雄伟,估计也挺了有一阵了,一想道那玩意当着韩莉的面悄然竖立,真是令他无地自容。偷眼一看,却与韩莉的目光不期而遇,韩莉更是大窘,赶紧扭过头去,略带羞涩的笑了下,再也没好意思回头。

    “我去趟洗手间啊。”他习惯性的说了句,说完之后,自己都笑了,用这个词来称呼农村的厕所,实在是有点莫名其妙的搞笑味道。

    撒了一泡尿,那种雄起才渐渐收敛了,整理好衣裤出来,韩莉已经在生火做饭了。

    “你自己弄点吃吧,我得赶紧回去。”他道,说完,略微想了下,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韩莉:“这是韩主任那小楼的钥匙,你干脆一会就过去吧,我们上午十点多钟就能到。”

    韩莉接过钥匙,脸上还略微有点潮红,笑着道:“陈哥,你们中午回来吃饭吧,我上次收拾卫生的时候,记得你们有个大号的蒸锅,反正闲着没事,我一会去买肉买菜,中午给大家蒸包子吃,我做饭菜还可以的,你们回来尝一尝。”

    这段日子,大家中午也就是吃点盒饭,陈曦也早吃腻了,而且费用还偏高,听韩莉这么说,略微想了下,也就点头答应了,又简单叮嘱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开着帕萨特,一路飞驰赶回到宾馆,进了房间一瞧,小周居然还在蒙头大睡,心中暗道,这个臭小子,只要喝点酒,就睡得跟条死狗差不多,不过也幸亏这样,否则,还得跟他解释自己这一宿去干啥了,要是告诉他,自己睡觉,而韩莉给扇了半宿风,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相信。

    “起床了,别睡了,太阳都同时照在你的屁股和脸上了!”他走过去,贴在小周耳边大声喊了句,把小周吓得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睡眼惺忪的道:“你干嘛啊,心脏病都快被你吓出来了。再说,你家太阳能同时照在屁股和脸上啊。”

    “去你的吧,你长心了吗?还心脏病,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赶紧起来,收拾下东西,一会吃了早饭,我下楼结账,咱们今天就搬到正黄旗去。”

    小周则伸了个懒腰,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嘟囔道:“陈哥,到了那边,咱们咋吃饭啊?”

    “用嘴吃呗,还能咋吃?”他笑着道。

    小周翻了他一眼,嘟嘟囔囔的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