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181章 应该是很富有弹性吧
    算了,还是不接了吧,今天喝这么多酒,啥也不管了,回去睡一大觉再说,他想。

    回到宾馆,冲了个热水澡,人却精神了,躺在床上,一个念头忽然出现在脑海里。

    韩莉这么晚给我来电话,该不会是那个二宝又回来找麻烦吧?这种臭无赖,什么事做不出来啊,别看迫于谢天宇的压力,无奈之下离婚了,可转过脸去没准就合计过味儿了,再加上韩莉软弱可欺,回去骚扰捣乱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啊。

    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谁让我管了这个闲事呢!想到这里,连忙翻身坐起,看了眼小周,发现已经睡得跟死猪差不多,于是也没打招呼,便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到了大门外,被微凉的夜风一吹,感觉酒劲也过去了不少,看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不禁略微有点犹豫,点上了根烟,默默的抽了两口,最后还是拨通了韩莉的手机。

    “你刚刚打电话,是有啥事吗?”他问。

    “也没啥事,其实,挂完我就有点后悔了,怕这么晚了打扰到你休息?”韩莉怯生生的回道。

    听这说话的声音,也确实不像是有啥事的样子,他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于是笑着说道:“既然怕影响我休息,你还给我挂电话干嘛?”

    “我......”韩莉被他的这句话给弄懵了,支吾着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事实上,所有男人都很享受这种感觉,女人在面前唯唯诺诺、畏手畏脚,令男人的支配欲和虚荣心都会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见韩莉有点不敢说话了,他这才笑着说道:“别紧张,我和你开玩笑呢,其实,我很少这么早休息的,刚刚和几个同事在喝酒,没听见电话响,这会才看见你的来电,还以为是二宝又来骚扰了呢。”

    “没有......其实......我也没啥事,就是想和你说声谢谢。”韩莉轻声说道。

    他不禁笑了,故意逗韩莉道:“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一句谢谢就完了呀?”

    电话听筒里突然没了声音,他还以为掉线了,连忙喂了两声,却听韩莉弱弱的说道:“陈哥,我知道一句谢谢根本不够,本来想请你吃顿饭,可又知道你很忙,再说用得也是你给我的钱......”

    “你这个人吧,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幽默感,开玩笑都听不出来。”他赶紧说道:“其实啊,这本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的,你自己完全就可以解决,是你太软弱太善良了,而二宝就是利用了你的弱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实际上,你既不用感谢我,更不用感谢谢天宇,你应该感谢法律。不管怎么样吧,现在离婚了,你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了。这段时间安心在家里修养,我们明天就搬到韩主任的房子里办公了,你身子要是康复了,就过来帮我们打扫下卫生做点饭什么的,公司雇临时工待遇还是很高的,一律按照国家规定标准执行,法定假日,还是三倍工资呢。”

    “嗯,那好,我明天就过去,你放心吧,我别的干不了,就会做家务,保证让大家满意。而且,不用给我工资,等我能活动了,就出去打工,你们那点活儿,我抽空就都做了。”

    “劳动所得,为啥不要啊?行了,这事你就不用管了。”他笑着道:“对了,我今天和老谢也没详细聊,怎么样,去民政那边很顺利吧?二宝没再提什么额外的条件吗?”

    “挺顺利的......”韩莉说道,然后突然啊了一声。

    他不禁一愣,喂了两声,听筒里却传来一阵蜂鸣声,显然电话已经挂断了。怎么搞的,他想?又拨了一次,中国移动亲切的告诉他,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他最开始认为可能是手机没电了,可想来想去,仍旧觉得有点不放心。或者是以不放心为借口吧,略微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去看一下。

    他渴望被女人像救世主般的崇拜,渴望女人像一只乖巧的小羊依偎在他的身边,对他百依百顺,而恰巧韩莉给了他这种感受,他甚至幻想过将这个女人纳入怀中的场景,那细腻浑圆的屁股,摸起来一定非常富有弹性.......他几乎有将这种幻想变成现实的冲动。

    他知道这样想很无耻,本来做的是件光明正大的事,怎么一下就变得如此的猥琐和龌蹉了呢?可是,每当韩莉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讲话之际,这种感觉便会油然而生,根本不受自己的意识所控制。

    就如同现在,脑子里尽是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搞得他心烦意乱,再加上点酒劲,竟然感觉浑身上下有些燥热,整个人莫名的亢奋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他一边开车,一边默默的问自己,要是这个状态,大半夜的跑去一个刚离婚的小媳妇家,岂不是要犯错误嘛?再说,如何对得起顾晓妍的一片痴情呢?

    就这样在不停的矛盾和挣扎中,他还是把车开到了正黄旗的村口,在往里拐的一瞬间,他一脚刹车停了下来。

    我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啊,都说,男人有钱就学坏,可我还没等有钱,手里刚有了点微不足道的权力,居然就对女人想入非非了呢?

    不对!我这是在做好事吧!他这样对自己说道,怎么忽然之间就想歪了呢?韩莉是个正经女人,而我也是个正经男人,一对儿正经人在一起,当然不会做不正经的事啊!

    既然理由如此充分,那还犹豫啥?于是启动汽车缓缓拐了进去。

    帕萨特无声无息的穿过沉睡的村落,最后停在了韩莉家的门口,他抬头望去,却发现房间里还亮着灯光,侧耳听了下,好像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仔细分辨了下,应该是女人的哭泣声。

    他立刻警觉起来,莫非真的出事了?赶紧下了车,走到院门前,伸手轻轻推了下,院门竟然没锁,进了院子,几步走到房门前,韩莉的抽泣声清晰的传了出来。

    他停下了脚步,决定先听听再说。

    “再哭,我他妈的现在就弄死你!”这是二宝的声音:“**的,你以为离了婚,傍上了谢老狗,就啥事没有了啊?告诉你,照样得陪老子睡!那个老瘪犊子睡过的女人,编上号都能组成个民兵连了,你跟了他,无非就让人家白玩几次,比你年轻漂亮的,一抓一大把,睡你,只是图个乐呵,解闷而已,你还得伺候老子!我说话你听见没?”

    韩莉应该是没什么反应,这显然激怒了二宝,啪的一声,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打了一下,韩莉顿时发出一阵轻微的哀嚎。

    “憋回去!别他娘的装可怜,赶紧把身子洗洗,不能光便宜谢老狗一个人,就他那一肚子肥油,能干爽你吗?还是我能把你操舒服!”二宝道。

    “二宝,咱俩夫妻一场,你就放过我,让我过几天消停日子吧,这多年了,我也够意思了,你别逼人太甚了。”韩莉哆哆嗦嗦的说道。

    “逼人太甚?你也舔脸说这种话,我不在家,你偷摸跟谢老狗好上了,给我戴绿帽子,还想让他弄死我,你这心,比他娘的潘金莲还狠,居然还说我逼你?”二宝恨恨的说道:“我告诉你韩莉,你别看谢老狗得瑟,哪天把我惹急了,我一刀捅过去,看他还敢装逼不!”

    “我和三大爷啥事也没有,你咋就不信呢?”韩莉低声争辩道:“你满正黄旗村打听下,我什么时候跟别的男人多说过一句话!”

    “放你娘的屁,我打听啥,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你要是跟他没事,他为啥逼着我离婚啊?”二宝说完,又狠狠的打了韩莉一下,疼得她又呻吟起来。

    “痛快点,洗干净的上炕,告诉你,想让我放过你也成,两个条件,第一,今天晚上让老子操美了,第二,明天跟谢老狗要五十万块钱,谁都知道,他的姘头每个都给五十万安家费,咋到你这儿就免了啊,把钱要来给我,咱俩就彻底一拍两散,否则,除非弄死我,不然的话,这辈子也休想睡一个安稳觉!”

    午夜的村路,寂静无声,三伏天,窗户又都开着,这一切都清晰的穿到了陈曦的耳朵里,他真的很愤怒,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人渣?更无奈的是,也竟然有韩莉这样窝囊的女人,但凡她强势一点,二宝也不至于嚣张到如此地步啊?

    不行,不能再让这个无赖无法无天的闹下去,以前如果勉强归结为家暴的话,那现在就是**裸的犯罪了,妈的!今天我就代表人民政府,好好教训下这混蛋!

    想到这里,他伸手推了下房门,发现房门倒是在里面插上了,推了下没有推动,但哗啦一响,里面的二宝明显吓了一跳,高声喝道:“谁啊?”声音虽高,但却有些微微的发颤。

    陈曦也不回答,往后退了半步,一脚便将房门踹开了。东北的民居,进屋便是厨房和灶台,等他几步穿过厨房,推门进屋一看,却见韩莉衣不蔽体的蜷缩在炕上,一扇窗户开着,二宝已经跳窗跑了,他也顾不上说什么,赶紧追了出去,只见一条黑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跑得比兔子还快!无奈之下,只好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房间。

    韩莉身子抱成了一团,目光呆滞,默默的抽泣着,她只穿了一条内裤,对于陈曦的出现,甚至都没有表现出害羞的反应,好像已经完全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