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146章 今天晚上给你撅两截儿
    第二天一早,两人一起到了项目部,他则一刻也没耽误,只是含含糊糊的告诉顾晓妍,要再出去想想办法,便驾车直奔东乡堡。

    到了仓库一瞧,跟上次一样,还是铁将军把门,在外面喊了半天,也没人答应,想来老刘肯定是又跑回家去了,于是心里的火顿时就起来了。

    掏出手机,拨打了老刘的电话,没过五分钟,便见老刘骑着摩托车赶了过来,见面之后还是嬉皮笑脸的打招呼,他则沉着脸,一言不发。

    老刘当然清楚,自己脱岗又被抓了现行,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赶紧开了大门,然后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

    院子里用一个乱字就可以形容了,这还不算,最危险的是钢管,按照规定,天然气管线的钢管堆码层数限高九层,而老刘为了图省事,基本都码了十一层,个别还有十二层的,这还不算,在管垛的两侧,也没有按照规定进行延伸加固,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旦钢管发生滚落,那将会是一场排山倒海般的钢铁洪流,后果不堪设想。

    他到背着双手,站在管垛前,真有心臭骂他一顿,并当场让这家伙滚蛋回家,可咬了半天牙,最后还是把一肚子的火气压了回去。

    今天不是来检查工作的,现在把这家伙开了,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自己还要分神来处理。所以略微想了想,便一声吭声的找来些枕木,掩在管垛两侧,老刘见他闷头干活,也赶紧手忙脚乱的跟着一起弄,一口气干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把管垛初步加固了下,虽然仍旧不合格,但起码比刚才要强多了。

    等这件事处理完了,回去就让晓妍再找个人,把这个不负责任的老刘替换下来,否则,早晚是个隐患,他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老刘当然看得出他脸上的不悦,陪着笑递过来一根烟,然后还殷勤的替他点上,支吾了下,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后吭哧了半天,还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他抽了口烟,若无其事的问道:“那个余老道最近没来过嘛?”老刘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么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一时有点发懵,愣了一下,茫然的摇了摇头。

    “你知道他住哪儿吗?”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老刘想了下:“离这儿不远,有个余家窝棚,他是个老光棍子,自己没有家,好像是住在哥哥家里,他哥去年死了,他就也不怎么回家了,咱们这儿往东十里,有个尼姑庵,我听说他就住在里面。”

    我靠,这位余道爷,还真是个人才,居然能住进尼姑庵里,他暗暗想道,正想再详细问问,却听老刘继续说道:“其实,他到底住在哪里,谁也不知道,都说这老道寒暑不侵、风餐露宿,也算是个半仙之体,不过啊,今天是东乡堡的大集,他一定赶集去了。”

    “他还赶集?”陈曦诧异的问道。

    “赶什么集,他是哪地方热闹就往哪去,蹭吃蹭喝,还能掐女人屁股,那老东西,就是倚老卖老呗,反正连派出所都惹不起他。”老刘笑道:“谁敢抓他?那么大岁数了,抓进去搞不好还得给养老送终。”

    哦......赶集......他略微沉吟了片刻,问清楚了东乡堡大集的具体位置,然后吩咐老刘赶紧把院子里面收拾一下,自己则驾车直奔大集而去。

    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这个所谓的东乡堡大集,其实规模相当一般,商家稀稀落落的,赶集的人也不多,他在里面转了一圈,却没发现余老道的身影,正有点遗憾,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叫骂声,定睛一瞧,只见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手里拎着个扫帚,正追着个穿蓝布道袍的男人,那男人略微有点佝偻腰,花白的头发蓬乱的很,从背影看,正是余老道无疑。

    他心头大喜,赶紧几步走了过去,还没等说话,却听那女人笑着骂道:“你个老色鬼,整天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还他妈的站我便宜,今天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他抬头望去,却见这女人虽然身形健硕,去天生白净、细品嫩肉,穿了个短袖背心,两个大奶掉在胸前,随着跑动,忽忽悠悠的看得都有点眼晕。余老道则嬉皮笑脸的躲在一个肉摊后面,见那女人来了,直接推了一把卖肉的小贩,那小贩也是故意讨便宜,借着余老道的推力,和女人撞了个满怀的同时,手疾眼快的在身上摸了一把,引得围观的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女人回手就给了小贩一扫帚,打得那小子嗷嗷叫着跑开了,她则指着余老道继续喝道:“你个老不死的,马上把饭钱给我结了,否则,永远别登咱家的门。”

    “红姐,老余把你怎么了,气成这样啊?”旁边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起哄道:“给咱们说说呗,让大伙也过过瘾。”此话一出,围观看热闹的人顿时一阵叫好声。

    女人则不慌不忙,撇了眼刚刚说话的男人,笑着道:“你不用问我,回家问你媳妇,她最清楚,去年在苞米地里,她让余老道干得嗷嗷叫,比我这过瘾多了。”众人听罢,更是哄笑不止,余老道则赶紧解释道:“大牛,你别听这骚娘们胡说八道,我从来就没干过你老婆,只是上次摸了她一把,还让她跑了!”

    “我操!你个老死头子,今天晚上,让桂红把你那老鸡子给撅两截儿,看你还得瑟不?”那男人狠狠的骂了一句。话音刚落,脑袋上却挨了女人一扫帚。

    “我先把你撅两截儿!”胖女人嗔道。男人捂着头,嬉皮笑脸着回道:“好啊,走吧,现在就撅呗!”

    两人这么一闹,大家的注意力便都被吸引过去了,余老道趁机从肉案子抓了个猪蹄子揣进怀里,转身便走,陈曦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道爷!道爷!”他轻声喊了句,余老道闻声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是他,咧嘴嘿嘿的笑了起来了:“果然是你这个小兔崽子,昨天晚上还他妈的念叨你几句,今天就自己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