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商海风云 > 第60章 难道还有深层次的含义?
    他皱着眉头想了下:“你去谈也没有用,我看,最好是和公司领导汇报一下,实在不行,请市领导出面协调,那个方远途好歹也是个知名企业家,少不了市里的支持,领导大手一挥,撕下里再给他点什么优惠政策啥的,没准就谈下来了。”

    顾晓妍微微笑了下:“话不能这么说,你不能把所有的事都寄希望于领导出面上,要是那样的话,要我们还有啥用啊?”说完,直接朝他挥了挥手,结束的这场对话。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推门一瞧,却不由得大吃一惊,窗明几净不说,连自己那皱巴巴的床单都被洗干净了,办公桌上收拾的一尘不染,冷不丁的,还以为走错的房间。

    “挺勤快啊,不错不错,值得表扬。”他满意的道

    两个小伙子的脸微微一红,其中一个支吾着说:“其实,这都是顾总安排我们俩干的,她说你平时工作忙,没时间整理,所以特意告诉我们,让每天都帮你打扫下。”

    哦......原来如此,想不到顾大美女想得挺周到的,还给老子配了两个勤务兵。

    “她是不是还说,我的房间跟个猪窝似的?”他问了一句。两个小伙子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吭声,只是低着头笑。

    肯定这么说了,本来应该对领导的关系表示一下感谢,既然她这么说,那就免了吧,他想。

    正胡思乱想,顾晓妍推门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怎么样,对你房间的环境卫生还满意吗?”

    他笑着点了点头,还想说几句,却发现顾晓妍拎着公文包,像是打算出去的样子,于是赶紧问道:“你这是要去工地吗?那正好把我也带上,我去看下施工进度。”

    作为物资统计人员,陈曦是要掌握施工进度的,然后根据进度与投资方沟通,组织相关物资设备进场。

    “我想去找四海石材,找方远途谈一谈。”顾晓妍说完,转身欲走,却被他拦住了。

    “你咋这么犟呢?”他急头白脸的道:“要不,还是我陪你去吧。”

    顾晓妍瞪了他一眼:“我是去找方远途谈正经事,又不是去打架,再说,带你一起去,万一再碰上李小飞,不是更麻烦吗?”

    “可是......”他还想说几句,顾晓妍却把手一挥道:“别磨叽了,我可告诉你啊,除了方家那块墓地,剩下的所有征地签约工作,必须在一周之内完成,否则,我拿你是问!”

    我操,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顾晓妍也不理睬他,转身朝门外走去。

    哼,啥事都不肯服软,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你以方远途和胡介民一样啊?人家根本就不吃软磨硬泡那一套,就冲墓地里那帮恶汉,这个方老板绝对不是啥好东西,去了也是自讨苦吃。也罢,碰几回钉子也好,省的她做事总跟打了鸡血似的!其实,这种事根本没必要往自己身上揽呢,矛盾上缴,让领导去处理呗。

    顾晓妍走后,他也没啥事可做,随便看了看两个小伙子今天做的保管账,略微指点了下,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索性进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收拾一下,叼上一根烟,去别的办公室闲逛去一圈,却发现大家都在忙,也没时间和他闲扯,于是便悻悻的出来,接上水管刷起车来。

    下班时间很快到了,同事们纷纷坐通勤车回家了,他却一直没走,又等了一阵,看看时间快六点了,这才拨通了顾晓妍的手机。

    “有事吗?”电话接通后,顾晓妍淡淡的问道。

    “没什么事,这不是惦记你嘛,我也一直没走,怕你那边有状况。”他低声说道。

    顾晓妍笑了下:“没事,赶紧回家吧,不用管我。”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咋有点是自作多情的感觉呢?他不禁有点懊恼,不对啊,余道爷说了,我命犯桃花,看顾晓妍最近的表现,应该是我锅里的菜啊,可这女人咋忽冷忽热的呢?他苦笑了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正打算开车回家,却见李卫国从楼里走了出来,出于礼貌,他远远的打了个招呼。

    “还没走啊,陈工。”李卫国热情的道。

    “正打算走呢。”他拉开了车门,忽然又停了下来,试探着问道:“李总,原来驻项目的代表冯总调回你们公司了吗?”

    李卫国愣了下:“这个我不清楚,她不是平阳公司的人,是总公司派过来的,我们也不是很熟,好像听说要被调回去吧。”

    他嗯了一声,微微点了下头。

    “您找她有啥事吗?我们办理工作交接的时候,她还特意叮嘱我,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你呢。”李卫国继续道。

    他心里一热,嘴上却说:“没什么事,就是随便问一问。”说完,微微笑了下,钻进驾驶室,启动汽车便开了出去。

    不知道为啥,他的心情莫名其妙的烦躁起来,这个时间段又正好赶上晚高峰,市里堵得一塌糊涂,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心里对交通状况发着牢骚,开着开着冷不丁一抬头,不由得愣住了,原来,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把车开到了体育馆。

    冯蕊的家,就在体育馆附近的鸿运家园。他把车停在路边,看着不远处雄伟壮丽的体育馆发了半天呆,最后还是掏出手机,拨打了冯蕊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他忽然又后悔了,何必呢?李卫国说,冯蕊要被调回大洋投资公司总部,如果要是那样的话,将来可能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而且人家也再没主动联系我,说明并不想有过深的交往,自己又何必念念不忘呢,搞不好和刚刚对顾晓妍的一样,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多没劲啊。

    想到这里,正要挂断电话,冯蕊却接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电话接通之后,冯蕊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支吾着道:“没有......我怎么能把你忘了呢。”

    冯蕊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找我干什么?别告诉我,还想去看电影,自从上次之后,我就发誓再也不和你看电影了。”

    想起俩次奇葩的观影经历,他不禁苦笑了下,可再一琢磨冯蕊这语气,跟顾晓妍那冷冰冰的态度有明显的区别,于是灵机一动,试探着道:“不看电影了,我请你吃饭吧,上次不是还欠你一顿西餐吗?”

    “嗯.......这个我可得考虑一下。”冯蕊拖了个长音,然后调皮的道:“虽然我不怎么爱动,可是如果有人再邀请一次的话,也许我会考虑答应的。”

    听冯蕊这么说,他不由得笑了,故意装傻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还有人邀请你呀,那就算了,我改天再说吧。”

    “你咋那么讨厌呢。”冯蕊咯咯笑着道:“你在哪儿?”

    “我......就在你们小区门口。”他支吾着道,本来是想编个诸如顺路之类的借口,可最后还是实话实说了:“我本来是打算回家的,也不知道咋就开到这里来了,也许是你用意念把我勾过来的吧。”

    电话的那一端突然没了动静,他还以为掉线了,连着喂了两声,才听冯蕊喃喃的说道:“可能真是吧,我刚才确实在想你。”

    两个人都沉默了,过了一阵,还是冯蕊笑着道:“等我一会,我马上就下去。”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他把车停在鸿运家园门前,下了车,点上一根烟,刚抽了几口,就见冯蕊快步从小区里走了出来,远远的看见他,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真要请我吃西餐吗?”冯蕊走到他身边,笑吟吟的道:“我今天晚上可没吃饭,正好空着肚子呢,估计能把你吃穷。”

    “那还是算了吧,要不,咱还是看电影吧。”他开玩笑的道。

    冯蕊一听便急了,撒娇似的道:“不行,我再也不看电影了,不带这样的,你咋还说话不算数呢,我就要吃西餐!”

    “好吧好吧,那就吃西餐吧。”他笑着说道。

    别看陈曦三十多岁了,在平阳工作也十多年,但还真没吃过正经八百的西餐,在他心目中,麦当劳肯德基之类的,就算是西餐了,所以答应完了之后,不由得心里有点发慌,上哪里去吃啊?总不能去饺子王吃吧......

    冯蕊似乎看出了他的困惑,上了车便笑着说道:“往前开吧,到前面交通岗左拐,再直行大概一公里左右就有一家不错的西餐厅,我陪咱们老总去过几次,味道很正宗。”

    “哦,是那家啊。”他一边启动了汽车,一边说了句。

    “你也知道那家西餐厅?”冯蕊惊讶的道。

    他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讨厌,不知道你哦什么!”冯蕊捂着嘴吃吃的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这个毕业于英国布鲁弗莱工程大学的高材生也经常出入西餐厅呢,闹了半天你又在胡说八道。”

    “我只吃过一次西餐,因为进去之后跟服务员要筷子,结果就被打出来了,以后就再也不敢去了。”他信口开河的道。

    冯蕊白了他一眼:“满嘴跑火车,一句正经的都没有。”

    他笑了下:“那就说句正经的吧,问你个事,为啥把你从项目部调走了呀?我听说是顾经理告了你一状,是因为这个吗?”

    冯蕊忽然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

    “算了,别说这些事了,还是说点开心的吧。”她低声说道:“对了,听说你勇斗歹徒,救了市委书记的女儿,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个过程。”

    说实话,这件事说的次数实在太多了,他真是不愿意再提了,于是叹了口气,也学着冯蕊的语气道:“还是说点开心的事吧。”

    冯蕊哼了一声,忽然扳着脸一本正经的道:“能不能提前商量个事,把电话关了行吗?我可不想吃到一半,你电话一响,又啥都干不成了,每次都那么扫兴。”

    他点点头,直接把电话关了机,心里却想,啥都干不成?这话是否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呢?难道吃除了吃西餐,还能干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