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主宰
    “宗主,这前方出手的裴剑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何弟子看周围之人的表情都极为怪异,有着深深的忌惮。”

    北海密密麻麻,宛如蚁群一般的战船之内,有年轻的修士对着身旁开口询问,随后便有年长者眯着眼睛开口做出解答:

    “这裴剑可是一个疯子,为剑着魔,杀妻杀子的疯子!”

    此言落下,周围闻言之人纷纷露出极为惊骇的表情,继而看向前方那站在白线之前的灰衣身影的目光之中,带上了凝重,诚然,杀妻杀子这一词给人的压力不小。

    “这裴剑原本只是中央上国一家小小宗门的外门弟子,而且本名也不叫裴剑,不过在其四十岁时的某一日,忽然间为剑着魔,甚至以剑为名,开始不断挑战各地剑修。

    “虽然一开始胜负各半,但其却总能逃得性命,不过在其四十五岁时,迎来了第二个转折点,为求剑心纯粹,其公然将包括妻儿在内的所有家眷全部斩死,美其名曰一心向道。”

    “这真是个剑疯子!”

    年轻弟子闻言之后喃喃开口,随后其身旁的宗门长辈点头,声音继续传出道:

    “自此之后,其性格大变,平日里一身灰衣沉默寡言,但若是遇到剑修,便会毫无缘由上前与之决死一战,并且不斩断后者的剑不罢休,按照他的说法,整个天底下,只有一把剑可以留下,那便是自己手中的剑。”

    “其如此如疯狗般的乱咬人,这中央上国的剑修们都视而不见么?”

    “那自然是不会。”

    说到此处之后,这些年长的宗门大修们,注视着前方裴剑的目光之中复杂之色更浓,继续开口道:

    “中央上国剑修大能纷纷出手,裴剑逃入中央上国之外的扶风郡,随后衣不蔽体于扶风郡的飓风之中被切割近十载,最终领悟青岚剑道,自此羽翼大成,重回汤都,杀尽仇敌,被神机阁收入地榜,人称剑疯上人。

    “本宗主以为依裴剑的性子,会与中央上国那位同样是疯子的老三意气相投,没想到却到了四皇子座下,当真怪异。”

    这位老宗主的话音还未落下,前方剑气咆哮的海面再一次发生变化,自背后完全抽出大剑的灰衣男子裴剑,提剑直指前方站立于海面之上的剑生,嘶哑的声音向外传出:

    “我有一种感觉,只要杀了你,剑道可成,或许我可以踏上那座桥。”

    “什么!这裴剑竟然将此战当做自己的证道之战,那就说明那位带着面具的人族,有着极强的剑道修为,或许我等可以看到一场当世最顶尖的剑道对决。”

    一声声惊呼声于太玄之地修士阵中此起彼伏响起之际,司马安南后方,抱剑而立的剑生红唇轻启,令所有人皆惊骇的年轻女声传出:

    “司马大人,请您向后避散!”

    “尔竟然是一位女子,当真出乎本上人的预料,女子用剑,柔有余而刚不足,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冰冷嘶哑的声音继续自裴剑口中传出,随后这位身材并不高大的剑疯上人,于众目睽睽之下,提剑抬脚向前迈出,一步跨过海面之上那一道刺目无比的白线。

    这一道白线,就是生死线,同时也意味着这一片北海,会再一次漂浮上一位剑修鲜血与断剑!

    “跨线者死,剑生,斩之!”

    司马安南杀意昂然的声音响彻天际,下一息,所有注视着这一切太玄之地修士眉毛猛地一跳,因为无穷无尽的狂暴剑气,瞬间囊括面前北海的每一寸虚空,但率先出手的并不是剑生,而是嘴巴咧开,露出一副极为激动兴奋之色的裴剑。

    裴剑手中的大剑通体呈青色,但是这种青,不是碧波荡漾的青,而是如于青山间缭绕雾气一般的朦胧灰青,随后这一柄灰青大剑于虚空之中划过一道玄奥至极的轨迹,直刺面前的剑生。

    “神通雾杀!”

    裴剑手中这一道灰青剑光轨迹,于下一息直接拨动了一条太玄之地独有的剑道法则,随后整个海面虚空,骤然出现一柄由无数岚雾凝聚而出的巨大法则之剑,裹挟着浩瀚切割泯灭之威,浩浩荡荡向着剑生直刺而下。

    裴剑与剑生之间的海面,因为这一道惊天神通向外狂暴倾泻的青岚剑气,直接自中间向两侧分开,远远望去,就如同被撕裂出了一道巨大无比的伤口。

    那道向着剑生疯狂逼近的青灰岚剑内,翻滚着无数青色雾气,每一粒雾气,都由一柄柄密密麻麻,如无数小鱼般游动的小剑凝聚而成,同时小剑之中,蕴含着足以破开坚固无比鳞甲的惊天锋芒。

    “这便是裴剑所领悟,独树一帜的青岚剑道,集迅猛、锋芒、以及隐蔽于一体,凝为剑,散为雾,防不胜防,而一旦轰实,无数雾剑加身,想要脱身便是一件极为不可能之事。”

    太玄之地修士大军之中,身背长剑的剑修并不少,因此这其中有不少人对裴剑极为熟悉,开口发出言语,接着便有其余修为不凡的剑修开口补充道:

    “裴剑的神通剑招就如同其人一般,是彻头彻尾的疯魔打法,一旦起手上压,便是生死不顾,如同海啸一般延绵不断的进攻浪潮,极为难缠。

    “因此在我等剑修之中,都明白与其搏杀的关键,便是想办法避开这第一道浩荡冲击而来岚雾杀剑,现在就是不知这一位神秘的沉没仙山人族,能不能有这一份见识了。”

    此人的话音一出,周围所有闻言修士纷纷点头,境界相差无几的高阶修士,尤其是生死在毫厘之间的剑修搏杀,每一个细微无比的决策,都有可能决定最后的生死。

    随后这些太玄之地无数修士的目光,便直接凝聚在海面之上,那道被杀机神通完全锁定的纤细人影之上,然而下一息,这些修士的瞳孔微微一缩,下意识地开口喃喃道:

    “此人一动不动,莫非是修为浅薄,连气机都难以挣脱不成?”

    只见这一柄缥缈浩瀚的岚雾之剑已然横跨过半个虚空,但黑袍飞舞,身材极为娇小的剑生却依旧于海面之上一动未动,甚至连怀中的剑都未拔,好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拔剑啊,愣着干什么,快拔剑!”

    远处于囚笼之内瘫坐的马仓,内心疯狂咆哮,在这一刻,他无限渴望裴剑折剑于此,如此一来,他还有一线生机可言。

    岚雾剑气撕裂虚空,几乎要在下一秒便将少女完全轰成筛子,刹那之后,马仓惊恐的目光骤然大变,狂喜之色猛然浮现于其上,甚至开口发出一声咆哮:

    “本公子命不该绝!”

    同一时间,海面之上抱剑而立的剑生抬起右手向前,修长白皙的五指张开,冰冷的声音传出:

    “停!”

    语毕,原本狂暴向前的岚雾道剑瞬间由动转静,停于身前,难以寸进,就如同一头被完全驯服的猎犬。

    剑生可以驯服世上所有的剑,因为如今的她,是剑道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