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扶明录 > 第1391章 这就是命
    扶明录正文卷第1391章这就是命望江县隶属安庆府,在东流县对岸西南数十里外是座与其规模相差不大的小城,数月前为白旺部所占留数十贼军驻防,每日在城中寻欢作乐无所事事,甚至连安庆被围困都不知,所以当刘文炳和刘良佐率部的先锋在黄昏是抵达城下时,城里毫无防备甚至还以为是友军回来了。

    不费一兵一卒,望江县就回到了官兵手里,这可把刘文炳给开心坏了,要知道这是他南下以来立的第一个功!

    蚂蚁虽小但也是肉啊!

    刘良佐对这种蚂蚁腿根本不屑一顾,也是有心巴结刘文炳才袖手旁观将机会留给他,当然了虽说刘文炳没有什么作战经验,可手下的皇帝亲卫军却不是吃素的,早年间就曾跟着黄得功剿匪,数月前更是跟着小太监四处征战立下汗马功劳,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亦很强悍。

    当晚拿下望江县后,刘文炳下令人马修整,本欲在第二天一早发兵渡江前往收复彭泽,哪知第二天先锋人马尚在途中时便有探马来报:彭泽已被收复。

    二刘大惊问了得知是小太监的亲卫在今儿一早破了城,两人惊骇不已,自己是几千人兵马,人家才几十人!

    这让原本有些得意洋洋的刘文炳显得很是尴尬。

    蚂蚁腿这种肉只能解一时欢喜,若南下跑了上千里就捞这么点欢喜说出去都会让人嘲笑,所以刘文炳决定无论怎么着也的弄块像样的肉,德安!

    既是如此,咱们便直奔湖口县吧,刘文炳提议,刘泽清自是唯他马首是瞻,于是传令兵马急速前往。

    湖口县在鄱阳湖和长江的交汇处,此地已属九江府,距离九江也不足百里,九江临江正南山里就是白旺的老窝德安县,当初白旺就是从德安渡鄱阳湖到都昌县,然后沿着鄱阳湖东畔一路往北从到湖口县,然后沿江北伐。

    对岸的彭泽虽然被小太监的亲卫拿下,不过他们也就数十人不可能太过深入,且后方的大军还在池州,所以,现在和他抢肉的人没有,必须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杀往德安,至于刘良佐,他本就有功劳在身为了讨好自己不会抢攻反而会助攻。

    于是两人做了详细的计划,夺取湖口县后沿着贼军当初出山的路线打回去,至于贼军当初为何绕远出山,俘虏们给了解释:

    德安正南是大镇南昌,正西是深山,正东是鄱阳湖,正被隔着深山就是九江,他们要出山北伐不能直接往北走因为鄱阳湖西畔的山太深太险路难行,且出山口距离九江太近,风险太大。

    所以便渡河东去从鄱阳湖东畔发兵偷偷的北伐。

    “若走鄱阳湖西畔去德安是不是要经过那庐山?”刘文炳饶有兴趣,那俘虏倒好似了解他心意:“官爷说的没错,那庐山有个大瀑布,就在南康府星子县境内,据说当年有个给皇帝做诗的大诗人来过那儿写了首诗,一下就把庐山瀑布给写出名了……”

    刘文炳笑了看向刘良佐道:“不若咱们兵分两路,刘总兵走鄱阳湖东畔,顺手将都昌收了,本将走西畔入山,顺道去那星子县瞧瞧那瀑布怎样光景,当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么,还有那落星墩真的是天降星石么……”

    “侯爷雅致打仗不误赏景,得嘞,就按您这么说的办咱们分兵两路德安汇合,不过呢,在下可与侯爷做个伴同去那星子县瞧瞧去”。

    刘良佐没反对,他手下悍将如云随便遣一支分兵即可,而他之所以要同刘文炳同行,当然是为了抱大腿,除此之外亦是不太放心刘文炳,毕竟这个勋贵没啥作战经验,而德安那边却是贼军的主场,当初左良玉和吕大器不知吃了多少亏,虽说现在白旺死了,但其还有一个部将坐镇山里,万一其主动出击打埋伏,绝不是这个没经验的愣头青能挡得住的。

    两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池州的吴三桂和吴国贵在分析小太监的战略部署,安庆的李岩在算计如何杀程年东,望江的二刘在想着如何端掉贼军老窝,彭泽的陈家兄弟正在城中杀俘安抚百姓,而小小的东流县城蒙蒙细雨中常宇身披蓑衣和李慕仙在江畔的垂钓。

    自南征以来他少有这般悠哉,之所以能偷得几日闲主要是因为如今大局已定,且手下猛将如云均能各自独挡一面。

    这才让他有了短暂的岁月静好,喝喝茶,钓钓鱼走访一下城内外百姓调研一下民生,然后耐心的等待左良玉那边的消息,至于剿贼之事已非他所牵挂了,白旺都死了,那老鼠窝撑不几天了。

    下雨天鱼儿易上钩,不一会两人就钓了十余尾让身边的亲卫开心的哇哇叫:今晚能一饱口福了。

    “一方道长,咱家瞧你最近胖了,是不是日子过的太舒坦了”。常宇打趣身边的李慕仙,这道人连连摆手:“哪有哦,跟着督主千里迢迢风餐露宿的贫道都掉了好几斤了,嘿,趁着这几日好好补补”

    常宇撇撇嘴:“你可拉到吧,当时在真定府遇到道长时,那玩意瘦的给猴似的,现在都胖成两个猴了,道长在这样下去你那身轻身功夫可就废了,你见过猪上树么”。

    李慕仙抚须哈哈大笑:“那会儿是真的饿,真的没东西吃啊,哪像现在,虽大多时候也是风餐露宿,可从未缺过吃的……日子是有点太滋润了,贫道明儿开始得控制下饮食了”。

    两人正在说笑间,有亲卫急匆匆奔来告知王体中来了,让常宇略显意外:这么快!

    “估摸着王体中现在最想见的人就是督主大人您了,怕是比见他爹都都急,所以撇下吕大器先跑过来见大人您啊”李慕仙打趣引得旁边亲卫笑个不停。

    “卑职王体中叩见督主大人”王体中单骑而来离了老远就下马小跑到江边常宇身后半跪着施礼,常宇扭头见他全身已湿透,雨水从头发顺着脸颊流下难掩他脸上的暗喜之色。

    “王将军何故这么大的礼,起来说话”。

    “卑职谢过督主大人”王体中缓缓起身探头瞧了旁边的水桶:“督主今儿手气不错,钓了这么多鱼”。

    “那也不及王将军运气好呀,擒了那白旺乃大功一件啊”常宇微微一笑,王体中忍不住咧嘴笑了:“侥幸而已,也算运气好吧”。

    常宇笑了笑,指着旁边的草棚:“雨有些大,王将军去那避会雨休息一下,待本督再钓几条大的晚上为你接风洗尘”。

    “这点雨不碍事,卑职就在这陪督主大人说说话顺便沾点好运气”王体中现在特别的会说话,旁边的李慕仙偷偷的撇了撇嘴,有些话自己说的时候没感觉,听别人说了就有些反胃。

    “那王将军就给本督说说如何擒的白旺吧,听说很是精彩啊”常宇说话间鱼竿一挑,又是一条半斤重的江鲤,引得亲卫们欢呼不已。

    风大雨大不及王体中的声音大,他从入山开始讲起滔滔不绝,常宇听的仔细偶尔发问,王体中也是有问必答。

    “那崖高十余丈,跳下去必死无疑,卑职后来再崖底找到他们尸体时当真是惨不忍睹,袁三忠应该是头着地,就像个西瓜爆了一样几乎认不出来,还有王杂毛……哎也挺惨的”王体中说着直摇头。

    “合着王将军就是捡着漏啊,出苦力的还是王杂毛啊”常宇哈哈一笑,又突然皱眉:“但他怎么就那么不小心掉下去了”。

    王体中面不改色,甚至还笑了笑:“说来还真末将运气好捡了漏,的确是王杂毛最先发现而且一直追下来的,只是在那崖上白旺突然跳崖,王杂毛就在他身边本想拉住他,哪知脚下一滑就掉下去了……”说着忍不住一声长叹。

    常宇点点头,这就是命!